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浮妖录 > 第十章 榷云山

第十章 榷云山

第十章 榷云山 (第1/2页)

狱头身上拖着两把剑和一个大葫芦跑了过来,跑到他们身前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几位……的法器……拿……拿好。”
  
  姜月见的剑倒是只有八百克重,孟炔的暮陨要稍重一些,但是兰子尤的大葫芦可就重达八十斤了。
  
  这狱头拖着三件法器追了一路,也是怪辛苦的。
  
  其实不用他送过来,他们一念诀,法器就会回来的。
  
  兰子尤十分不好意思地从狱头背上接过大葫芦,又跟他挥手说了再见,想了想又回过头改口成不见,才转过身走到姜月见和孟炔的身边。
  
  姜月见思索了一番:“也太地道了吧,还把法器送过来?”
  
  不远处蓝光冲天,孟炔朝蓝光发出的地方看了看:“是落珠。”
  
  这是一个对捉妖人包容又尊重的时代,抬头一看,天上飘着许多捉妖人。
  
  兰子尤将大葫芦一抛,继而又跳了上去,姜月见和孟炔也紧随其后御剑飞到了空中。
  
  来到忭王府的上空时,落珠的身体正在消散,顷刻间便化为飞烟。
  
  忭王站在院中神色复杂,王妃则是瘫坐在花圃旁。
  
  姜月见从剑上跳了下来,想要抓住落珠,结果只抓到了一手飞烟。
  
  “月见。”兰子尤从葫芦上跳了下来,结果被孟炔抢先一步扶住了姜月见因下来得急,险些滑倒的身体。
  
  王妃抬起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穿着碧色衣裙的女孩子,又撑着身体站了起来:“你就是落珠说的碧衣姑娘吧?”
  
  姜月见转过头看着她,不明白她说什么。
  
  王妃嘴角艰难地扯出了一个笑:“麻烦你跟我来一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  
  兰子尤死活要拉着孟炔一起去,王妃将他们带到一处屋子后笑了笑:“其实你们不用担心的,我不会把这位姑娘怎么样的。”
  
  兰子尤摇了摇头:“王妃误会了,我是怕她对你怎么样。”
  
  王妃垂了垂眼:“是啊,我终究欠落珠的,这位姑娘想杀我也是应该的。”
  
  姜月见用手肘拐了拐兰子尤的手,又朝着王妃说道:“他开玩笑的,王妃有什么话便说吧。”
  
  王妃看着姜月见:“落珠让我告诉你,她没有办法重新开始。鲛人一生只能拥有一个伴侣,无论伴侣做了何事,变成何样,都不改。唯一解脱的法子就是死亡。此次后,若还有机会,她便重新开始。”
  
  王妃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她如此执着地找我,只是为了帮我治疗脸上的伤疤。是我把她逼到这一步的,希望她下一世能投个好胎。”
  
  姜月见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只笑了笑。
  
  其实其中对错纠缠起来也不太能分清。
  
  其一,落珠夺了王妃的丈夫,虽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事情,但是却对王妃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。
  
  其二,王妃灌了落珠毒酒,伤了她的眼睛,也让她跟永远也不可能分离的伴侣再也不可能在一起,让身为鲛人的她,不得不以死来寻求解脱。王妃确实导致了落珠的死亡,但她也是因为护夫心切。
  
  究其根本,这个大根本就是忭王,胆小懦弱,又色心不改。实际上是他配不上两个女人的爱。
  
  走出王妃房间的时候,姜月见有些感慨:“落珠想要重新开始,但是她自毁妖丹,再无可能重新开始了。命运太捉弄人了,也捉弄妖。”
  
  兰子尤看着一池锦鲤,更是感慨:“做条鱼多好,同样是鱼,为什么鲛人的设定这么极端?确定了伴侣便永生永世不得弃之,遇人不淑就只能以死明志。”
  
  孟炔没来由冒出了一句:“所以说鲛人一族是最长情的,他们一般也只跟同族相伴,落珠是很意外的意外。”
  
  姜月见凑到兰子尤面前笑呵呵:“兰少,你的感情路线太单薄了,很多东西你不会明白的。”
  
  兰子尤回怼道:“姜少宗主的感情路线莫非就不单薄了?想来是连郎君的手都没摸过吧。”
  
  姜月见两手一摊,表示无所谓。
  
  “那是榷云山的信标?”兰子尤眯着眼睛朝天上看。
  
  姜月见闻声看去,发现这不仅是榷云山的信标,还是专门找她跟兰子尤的信标。
  
  捉妖联盟中有一个负责追踪传信的门派,这个门派的名字是追影,捉妖的叫捉妖人,追影的便叫追影人。
  
  而追影人有自己独特的追踪传信方式,就是追影网络遍布大江南北。只要一个捉妖人出现过的地方,见到过他的追影人就会把此捉妖人的信息记录下来,并且进行汇总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日常系顶级神豪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顶级神豪 都市极品医神 名门公敌②:傅先生,离婚请签字! 三寸人间 我爹爹权倾朝野 捡漏 宝贝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