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 泰州城下

  75 泰州城下 (第2/2页)



    兀颜光眼带怨毒,心中发寒,满带嘲弄的叹了口气,脸上满是惨然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自己拼死拼活在外为国征战,却不想却被朝中霄小所趁,都说卸磨杀驴,飞鸟尽,良弓藏,可是如今飞鸟都还没尽,就要兔死狗烹了,可怜自己一心一意效忠的辽国,却落到今日这般田地。自己一直以为是知音伯乐的陛下,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对他,如此国难当头之时,甚至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,终究是错付了啊。

    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呢?这个国家真的还值得他卖命吗?兀颜光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却说泰州府中,金军驻地。

    兀颜光已经围攻泰州府多日,以兀颜光手中兵马的实力,只要他肯付出些代价,要想拿下泰州府,可谓是轻而易举,可是兀颜光却没有着急,他选择了对泰州府围而不攻,其目的是要将来此支援的金军尽数消灭,将泰州城当做磨盘,绞肉场,以逸待劳,将金兵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兀颜光之所以这么做,也是因为金军虽然人马不多,可是战力却是不俗,兀颜光分析了此前金军的战报,他发现他若是一城一地的打下去,他不但要进攻金军,还要分兵防守收复的城池,这样一来,反而会让他陷入被动,被金军分而化之,然后被金军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所以,兀颜光索性围点打援,再泰州城这个战略要地,消耗金军的有生力量。

    其实原本由琼妖纳延率领的南路大军也是如此,乃是以辽阳府为磨盘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真的要去袭营?这白日里没准是辽军故意演戏给我们看呢?”

    “演戏?为什么演戏?以白日两军战斗的规模,兵马数万,远超我们这城中兵马,他们依然有如此多兵马,直接攻城不是更简单?又何必在我们面前演戏?”完颜宗弼听了副将的话,认真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可是即便如此,那辽军也还有数万人马,就凭我们这点人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富贵险中求,就是对方越觉得不可能,越想不到,我们才去偷袭,放心吧,他们白日厮杀那么就,定然人困马乏,疲惫不堪,我们定然能一举建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,吩咐下去,都做好准备,跟本将去夜袭。”

    副将拧不过完颜宗弼,只得依言行事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被堵在城中多日,早都憋了一口气,如今见到机会,又怎么能不抓住?

    是夜三更,完颜宗弼带了五百人马,悄无声息的出了泰州城,直奔兀颜光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他此去只为偷袭烧毁兀颜光兵粮,让兀颜光无粮可吃,不得不退兵。所以兵马自然贵精不贵多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的想法很好,若是换了旁人,没准还真让他偷袭成了。

    可是兀颜光是何人?那可是大辽第一统帅,天下兵马大元帅,军事素养又岂是盖的,就算白日里莫名其妙的和自己人干了一场,可是该有的防备一点也不会拉下。

    若是完颜宗弼向白日那样,带着大军来偷塔,也许还能造成点杀上,可是以他这点人马,那就只能是送人头了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带着兵马摸到兀颜光大营附近,低呼一声,带兵便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哪料到,他刚刚杀进去,就听得兀颜光大营中鼓声大作,钟鼓齐鸣,辽军立刻从营帐中杀出,逮了完颜宗弼一个正着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顿时傻眼。

    不是,这剧本不对啊!

    兀颜光一身戎装,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怒火,萧挞不也也就算了,好歹带着数万皮室军,你一个小小的金军,不老老实实归宿在城里瑟瑟发抖,还敢带兵出来劫营?而且还只带这点人马,谁给你的勇气?

    当真是,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欺负到我头上来了?

    “杀!给我统统杀了!”兀颜光面露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兀颜光一声令下,辽军立刻朝完颜宗弼的兵马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心道糟糕,暗骂自己冲动,心中大急。

    他带来的兵马跟兀颜光麾下兵马相比,就算个体战力再强,可是在百倍于己的兵力面前,根本是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眼看着自己带来的兵马,一个个的倒下,心头悔恨,目眦欲裂,手中大斧努力的挥出,斧斧要人命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奋力拼杀,浑身浴血,只可惜双拳难敌四手,他身边的兵马越来越少,围上来的兵马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姐夫,悔不听姐夫之言啊!”完颜宗弼懊恼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