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 泰州城下

  75 泰州城下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,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远远的看着一大群人马朝着这边过来,守营兵士大惊失色,忙一面出声示警,一面派人通传主帅。

    杨峥依旧扮做萧挞不也的样子,坐于马上,看着不远处兀颜光的大营。

    “将军,前方便是兀元帅……不,兀颜光的大营。”见萧挞不也瞪了他一眼,说话的主将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点点头,命令全军准备。

    下一刻,萧挞不也一挥手,“杀!”

    四万余皮室军直接就奔着兀颜光的大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峥可不关心皮室军的死伤,若是能够一举让麾下人马和兀颜光杀个两败俱伤,统统死绝,那才叫好呢。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!”

    兀颜光这边把守营门的兵士连声大叫,惶急声中,萧挞不也麾下大军已经直杀营门之下。

    营头一蓬蓬的箭雨落下,带走一票冲击营门的兵马,可是那冲击过来的兵马,悍不畏死,如海浪般汹涌,顶着箭雨,一波一波的冲击着营门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那原本坚实的营门,如同脆弱的白纸一般,被撕扯开来,大批的兵马直接冲入了营内。

    不过营门的贡献还是极大,为兀颜光的兵马争取到了时间,等到这边冲入大营,那边兀颜光也已经组织起了抵抗的队伍,展开了反击。

    两军在大营中拉开大战的序幕,这一战杀的昏天地暗,杀的兀颜光莫名其妙,杀的兀颜光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看盔甲兵器,这分明是大辽人马,可是大辽人马为何要来打我?兀颜光一脸的懵逼,但是人家都杀上门来了,甭管怎么样,也得先守住这波再说。

    “儿郎们,顶住,给我杀!”

    萧挞不也坠在后面,带着他的亲卫并未冲入大营,只在营外看着里面的混战。

    远处城头上,完颜宗弼挠了挠脑袋,有些不解,这是怎么了?这辽国人马怎么自己打起来了?

    这一战,直杀的昏天暗地,萧挞不也也不鸣金,那些皮室军自然不敢收兵,卖力的与同袍厮杀着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渐晚,日头西沉,萧挞不也眼瞅着自家人马死伤过半,人困马乏,这才鸣金收兵。众皮室军闻声,非也似的撤退,向大营外奔逃。

    兀颜光倒是有心追击,可是看着自己麾下人马,一个个都疲惫不堪,根本没有追击之力,只得放任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敌军都撤出大营,兀颜光命人清点损伤,修复营门。等到战损情况报上来,兀颜光鼻子差点没气歪了。这莫名其妙的一战,双方战损都在万人以上,损失巨大。

    而且从侥幸俘虏的伤兵口中,兀颜光得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,这支袭击他的人马也是辽军,而且也曾是他统属的南路大军,可是此时他所派去统领这支兵马的,他的心腹大将琼妖纳延已被斩杀,这支人马换由萧挞不也统领。而跟让她震惊的是,他成了谋逆叛臣?这是什么情况?如此巨大的信息量,让兀颜光一时间难以消化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有寇镇远将军的信使来报。”

    “速速叫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之前兀颜光接到乌古敌烈统军司的求援,还在思考自己到底是何时让金军漏了过去?忙派寇镇远率兵追赶,前两日他接到寇镇远的传信,说是金军一路奔袭,摸到了大都附近。再之后,便许久都没有再收到寇镇远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不好了,  寇将军在饶州城遭遇萧挞不也率军袭击,如今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今天连翻的消息,震的兀颜光脑袋有些转不过来,“萧挞不也,怎么又是他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具体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将军,那日寇将军带我等追击金军至饶州城下,想要入城搜查金军,可那饶州城守将萧挞不也,指责寇将军无令率军来大都,意图不轨,以此为由,拒不让寇将军进城,并且还派兵攻击寇将军,寇将军被那萧挞不也偷施暗箭所伤。寇将军便派我等速速向前向将军报信。”

    兀颜光听完传信兵士的话,挥手让传信兵士下去休息,然后便陷入了沉思,良久,眼神才终于再次聚焦。

    兀颜光已经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也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打上了叛臣的标签。

    这个萧挞不也,当真是不为人子,不,应该说是辽国萧氏一族,都当真是让人不齿,为了一己私欲,为了争权夺利,竟然枉顾国家大局,值此辽国存亡之际,还在想着抢班夺权。

    这辽国,必将亡于萧氏!

    

  75 泰州城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