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 覆手为雨

  74 覆手为雨 (第2/2页)

明城一死,他身后本来跟着他的兵士都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乘着这个机会,闪身冲到了琼妖纳延面前。

    琼妖纳延怎么也没想到,贺明城好歹也算是个将军,竟然一个瞬间便已经被萧挞不也所了结,不由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面对步步紧逼的萧挞不也,琼妖纳延举起手中长枪,先发制人,朝萧挞不也攻去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半点不虚,以他现在的实力,琼妖纳延早已不被他放在眼中,那在别人看起来看似快如闪电的长枪,在他眼里完全如小儿舞剑,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手中长剑轻动,便已经刺入了琼妖纳延的破绽之处,手上微一用力,那长枪便脱手而非,紧接着他长剑一竖,以剑脊拍在琼妖纳延胸前,将其排的一个踉跄,再起要后仰摔倒时,伸手抓住琼妖纳延的胳膊向前一带,直接将琼妖纳延拽到身前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琼妖纳延被这一下摔了个七荤八素,晕晕乎乎,他使劲甩了甩头,等到清醒过来,挣扎着想要爬起,却感觉自己背上被什么东西压着,重俞千斤,根本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一挥手,身后的亲兵队长,立刻带人上前,将琼妖纳延制住。

    而那些冲上来的兵士,见自家主将和琼妖纳延都被制住,也被萧挞不也的身手惊到,根本不敢再冲上前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不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,几个呼吸的事情,一切便已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这,好尴尬啊。

    那个喊话的将领翻身下马,一路小跑的冲上点将台,“将军,逆贼已全部拿下,末将救驾来迟,还请将军恕罪。”

    只要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,一直那些跟着贺明城冲上点将台,还僵在那里的兵士,“你,先将这些跟随琼妖纳延犯上之人看押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知情啊!”

    “都是贺明城与琼妖纳延所谓,他们是我们上官,我们只是听命行事啊!”

    “还请将军饶命啊!”

    那些兵士顿时丁零当啷的,丢下手中兵器,哭喊起来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才不管他们,敢从贼就要付出代价,甭管什么,先拿下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琼妖纳延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琼妖纳延被五花大绑,按着跪在萧挞不也面前,面上满是不忿与颓败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琼妖纳延技不如人,有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琼妖纳延倒是很干脆,半点不矫情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有一事不解,你可能为我解惑?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萧挞不也挑了挑眉,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萧挞不也,你是谁?”琼妖纳延双眼紧紧的盯着萧挞不也,仿佛要将其看穿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是萧挞不也了?”

    “哼,萧挞不也若是有你这般身手,如何能在大都寂寂无名?”

    “呵,就不许我突然实力暴涨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琼妖纳延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算就算了,可惜我琼妖纳延一身忠良,却被扣上了谋逆的帽子,当真是可笑,可悲,可叹啊,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琼妖纳延一梗脖子,引颈待戮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蹲下身子,凑到琼妖纳延耳边,“不仅是你,你可知道阿里奇,寇镇远都已经被我杀了,放心,我很快就会送兀颜光去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敢!”琼妖纳延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去死了,对了,忘了告诉你,你说对了,我确实不是萧挞不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琼妖纳延再次开口,萧挞不也手中长剑一挥,一颗硕大的头颅便已经凌空飞起。

    伴随着系统悦耳的提示音响起,琼妖纳延的身体噗通一声,栽倒在了点将台上,一代名将就此身陨。

    萧挞不也提着长剑环视了站在自己左右两边的几名南军主将一眼,缓缓的将长剑插回了剑鞘。

    这才慢条斯理的从怀中再次掏出一支羊皮卷轴,缓缓展开。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,琼妖纳延犯上谋逆,今已伏诛,然爪牙已除,首脑犹在,兵马大元帅兀颜光拥兵自重,意图谋反,今撤销其一切爵位封号,召天下兵马入大都勤王,有取兀颜光项上人头者,封万户侯!钦此。”

    读完,萧挞不也将圣旨在此递给身前几位主将,让他们一一传阅。

    几位主将闻言在此色变,等到看完圣旨,不由都面面相觑,不明白为何兀颜光突然就变成了了逆贼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琼妖纳延已死,他们自然没有什么犹豫,站在了萧挞不也这边,而且萧挞不也手中有圣旨,自然无需疑虑。

    而营中那些兵士,他们都是皮室军,乃是辽帝直属,只听辽帝之命,谁来当这个主帅,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,既然圣旨是真的,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。

    “将那些从贼谋逆的兵将斩首示众,然后整军备战,三日后本将要讨伐兀颜光!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!”众主将齐齐应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