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20 你可认罪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20 你可认罪 (第1/2页)

    带着少许不安的心情回了客栈,结果刚到客栈,便有两名衙差来到了杨峥和张浚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叫杨峥?”

    杨峥一脸疑惑,不知道衙差找自己有什么是,不过这里是汴京,他也不敢怠慢,连忙答道:“正是在下,不知两位大人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大人可否告知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发了,你走不走?”那衙差明显的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事发了?杨峥心中一惊,但是不及他多想,衙差再次催促,态度强硬。

    杨峥无法,只能乖乖的跟着衙差,两名衙差一左一右将杨峥夹在中间朝府衙而去。临走前,杨峥对张浚使了个眼色,张浚自是会意。

    一路上,杨峥都在琢磨到底是什么事发了。他当先想到的便是两日前十字坡之事,但是想想这事除了自己四人,也没有旁人看见,而且自己也算是为民除害,真·正当防卫啊。

    而且,大宋向来秉持,民不举官不究,以张青和孙二娘的人品,应当没有什么亲近之人会为他们举报自己吧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当真有人要为他们报仇,那也应该是他们放过的那些绿林中人,按照绿林规矩,也该是直接来刺杀自己,而不是去报官,所以再怎么问罪也问不到自己头上吧。

    再退一步的想,如果是这件事的话,不应该只抓自己,应该把张浚一起带上啊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,杨峥紧接着便又想到,难道是在杭州救庞万春的事?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也许是那宗泽发现了什么?但是一想还是觉得说不通,如果是这事的话,应该去抓庞万春啊,为何要来抓自己?

    杨峥左思右想,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没多大功夫,杨峥便被衙差带到了一处府衙,进了府衙,衙差将杨峥带入一处偏厅。

    偏厅不大,当中摆着一张几案,几案后坐着一个身着官袍的官员,正埋头书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判官大人,嫌犯杨峥已经带到。”衙差上前一步禀告道。

    “啪”判官一拍惊堂木,将杨峥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杨峥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学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官劝你还是坦白的好,也好少受些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学生确实不知,还请大人明示,学生犯了何罪?”

    “好,既如此,休怪本官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你且看看,这些便是你的罪状。”说着那判官将桌上的一张纸拿起,甩给杨峥。

    杨峥上前捡起那张纸,只见纸上墨迹未干,显然是刚刚写就的,这是一份认罪供词。

    供词上写着是杨峥的自述罪状,简单来说便是,杨峥承认自己射杀了两浙路睦州清溪县县尉刘鹏,刺杀杭州造作局督监朱勔两条大罪,其中还写明了作案方式以及作案手法。

    这作案手法描写的极其详尽,连人证都有,若不是杨峥脑子还算清醒,怕都是要以为这事真的了。

    杨峥看完心头一沉,这明显就是栽赃陷害,而且还是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如此直白的栽赃到了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真·背锅侠在此。

    杀人这种事,我堂堂大宋忠良之后,一等良民怎么会干呢?

    这种莫须有的栽赃陷害如何能认?

    该怎么办?怎么甩锅?在线等,挺急的。

    这事是庞万春干的,他不可能将庞万春供出来,但是这个黑锅他也不能背,这要是背上了,就算不死,也要赐字流放发配,成为一个贼配军。

    那就彻底绝了他走上仕途光复杨家的希望,就算日后能像面涅将军狄青一般,从行伍中拼杀出一片天地,却也会因为这不白之冤而染上污点。而且,狄青的下场,那比战死小商河还要憋屈,杨峥如何能受的了。

    杨峥心中一苦,这事吧,跟他确实有些关系,但是这黑锅嘛,是绝对不能背的,誓死不做背锅侠。

    “怎样,可看清楚了?看清楚了就签字画押吧。”就在杨峥思考的时候,上首的判官大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些事学生从未干过,如何能认?”杨峥一脸莫名其妙的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别的,就按您上面这写的,先说这作案手法,刺杀县尉刘鹏、督监朱勔皆是利箭,学生虽会箭术,但是无论准头还是力道,学生都自认达不到一箭射杀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认怂,必须认怂,我杨峥的箭术,那就是花架子,连只鸡都射不中,更别说人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这作案过程,大人这上面写的县尉刘鹏死于五月初三,那几日我被家母禁闭家中苦读,根本没有机会出门,家母和家中老仆皆可为证。”

    我有不在场证明。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20 你可认罪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