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9 终到东京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9 终到东京 (第1/2页)

    就在杨峥和张浚说话的时候,旁边的方貌率先醒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……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方貌看着远处烧做一片焦黑,间或闪烁着几处火苗的酒店,不由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杨峥笑着将之前的事向方貌简单说了一下,方貌这才看见杨峥身上的伤,顿时心中满是愧疚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恶贼!”方貌听完,浑身发抖,一是惊惧于世上还有如此禽兽的恶人,一是恼恨杨峥深陷险境自己却毫无作。

    尽管杨峥只是轻描淡写的简单带过,但方貌只看那烧毁的房屋,便能看出当时有多么凶险。

    方貌咬牙切齿的怒骂一句,然后朝杨峥叩首道歉,“少爷,都是十四无能,未能及时发现那两贼人之可恶,让少爷深陷险境,反而还让少爷搭救于我,还请少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杨峥笑笑,摆手表示无事,“好了十四,你我兄弟,说什么责罚不责罚的,这般情况就连我都差点栽了进去,也非你能预料,不用过分自责,今日你且当个教训,日后多加提防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,少爷教训的是,我定当好好记着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把万春弄醒,我们也该走了,此地发生这么大事,还不知道会怎么着,虽然我们行的端做得正,但毕竟死了人,我们还有要事在身,就别再多生事端了。二弟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听大哥的。”张浚自无不可。

    方貌对庞万春一阵推搡,庞万春依旧睡的呼呼的。也不知道是因为方貌见庞万春如此没心没肺恼凶成怒,还是因为肚子里一肚子火无处发泄,亦或是二者都有。

    方貌直接将庞万春拖到溪水旁,用力拉起庞万春的身子,如倒栽葱一般将庞万春半个身子塞入溪水之中。

    溪水不深,也就半人多高,庞万春脑袋被塞入水中,顿时一阵咕嘟声响起,原本呼呼大睡的庞万春经这么以刺激,顿时清醒,庞万春双手挥舞,两脚乱登,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方貌直接一松手,庞万春便头上脚下的整个人摔入水中,溅起一团水花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后,庞万春终于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,剧烈的咳嗽起来,同时还不忘瞪着铜铃般的大眼,对方貌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那眼神包含怒气与不解,翻译一下便是:我他呦弄啥呢?你要不给我个解释我弄死你。

    “哼,亏得你还是个护院,少爷差点丧命,你却在那呼呼大睡,还是靠着少爷,才能救你一命,你说要你啥用?”

    “干啥啥不行,吃饭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“人肉馒头就数你吃的最多,参了蒙汗药的酒就数你喝的最欢。”

    一阵劈头盖脸的冷嘲热讽从方貌口中喷出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……人肉馒头?蒙汗药又是咋回事?”庞万春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方貌便将从杨峥那听来的张青、孙二娘所作所为跟庞万春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庞万春还不等方貌说完,便腹中一阵翻滚,直接跪倒在小溪边哇哇哇的呕吐起来。这一吐,庞万春将苦胆都快要吐出来了,也不知道庞万春会不会因此留下心理阴影,从今往后再也不吃馒头。

    等庞万春从方貌口中得知了之前发生的事后,顿时傻眼,转而变为一脸的愧色,冲到杨峥面前,跪求杨峥的原谅。

    杨峥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宽慰了庞万春两句,便催促着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这火也不算小了,而且烧了近半个时辰了,居然到现在也没见有人来,也难怪张青和孙二娘敢在这里开黑店。

    方貌从烧的只剩断垣残瓦的屋子里,把他们的书箱行囊搬了出来,可是,经过一场大火,除了铜钱银两和一些瓶瓶罐罐还能用之外,其他都已经烧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完了,少爷。”方貌满脸苦涩。

    “无妨,只要县里开具的文书还在就行,其他东西不行我们去了开封再买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除了路引我贴身带着,其他所有文书都在书箱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,”杨峥一时间有些傻眼,没了文书,他还怎么去参加考试?现在回去重开?这一来一回,时间上显然已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个好办,此去开封,直接去府衙补一份就是了,这个我知道,到时候我带你去。”张浚似乎颇有经验,开口宽慰道。

    杨峥也别无他法,只能如此。当下也不再多言,准备先离开此地再说。

    “嘶”,直到这时,杨峥才感觉身上一阵疼痛,尤其是肩头到背上那一道一尺长皮肉外翻的刀口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庞万春慌手慌脚的翻出身上带着的金疮药为杨峥敷上,那感觉,别提多酸爽。

    收拾一番,几人相互扶持着,匆匆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9 终到东京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