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8 义结金兰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8 义结金兰 (第2/2页)

不比斩鸡头强?

    两人不再多话,索性就着远处熊熊火光,叩首跪拜,义结金兰,也算是为张青、孙二娘超度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张青和孙二娘若是泉下有知,会不会气的从地下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二弟!”

    两人礼毕,也算是完成了结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杨峥脑中传来叮的一声:

    “与张浚建立羁绊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与张浚终极羁绊解锁,获得张浚专著《中兴备览》,请领取。”

    《中兴备览》?什么东西,为什么不是独门秘籍什么的?专著?这玩意有什么用?

    而且为什么这次如此容易便跟张浚解锁了终极羁绊?我还什么也没做呢。不过是结拜而已,莫不是结拜了系统便默认好感度刷满了?

    还有让杨峥有些欣喜的一点是,这次的羁绊似乎并非系统安排的,因为在见到张浚的时候,系统可没有与张浚建立羁绊的提示,而是在他与张浚结拜之后,系统才弹出建立羁绊的消息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是不是说明他其实是可以主动建立羁绊的,而并不需要等待系统被动建立?掌握了这点,便能化被动为主动,主动去结交一些有能力的人,以此来加速提升自身,想到这里杨峥不由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但其实杨峥只猜对了一半,如果杨峥仔细想想便能找到其中真正的原因,那便是因为杨峥救了张浚的命。想想方腊、方貌、庞万春,尽管他们与杨峥建立羁绊是系统的被动推送,但是解锁终极羁绊都有一个同样的特征,那就是杨峥都救了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所以也许每当杨峥听到那句:“哥哥,救我!”的时候,都去全力以赴,救人性命,他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张浚在侧,杨峥显然没有机会想这些,连那本新得的《中兴备览》也没机会研究,只能稍后再说。

    张浚跟杨峥结拜,也是一脸欣喜,拉着杨峥说东说西。

    杨峥这也才得知了更多张浚的事情。原来张浚居然还是西汉留侯张良之后,这可不是因为都姓张,随口往上硬凑的,而是能够摆出族谱好好掰扯的那种。

    只是让杨峥觉得有些奇怪的是,张浚既然有如此家世,为何会独自一人上路,怎么也该随身带个书童或是小厮,也好有个襄助护佑,那在进入孙二娘这家黑店的时候,也好……嗯……大概、也许能多送一个人头吧。

    对此张浚的解释是,张家家道中落,他是出来游学的,张家并没有那么多财力能再多供给一人,所以他只能独自上路。本来游学了近一年多,准备去参加本次秋试,谁成想游学了一年都没出啥事,却在就快要到东京了,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弟弟,你这心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而在得知杨峥是杨门忠烈之后,却也要去参加科举之后,张浚对杨峥也是高看了一眼,连说难怪大哥有如此身手,能够手刃张青和孙二娘。而且作为名将之后,却弃武从文,当真是有大毅力、大决心、大魄力之人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给杨峥夸的,心中舒畅的同时,却也有些汗颜,他自家人知自家事,单论读书,他自认自己的努力程度绝对没有这个时代的读书人那般刻苦。

    什么悬梁刺股、凿壁借光、牛角挂书、废寝忘食、韦编三绝、囊萤映雪什么的,他一样也做不到,可是这些典故却是这个时代的常态。看似伟大,却也透露出其中心酸。

    一个平头百姓,究竟要付出怎样的努力,才能够在这个时代出人头地?读书考科举是他们眼中出人头地最直接、也最有效、最快捷的方式,可是这条路却绝不容易。

    而随着一百多年前宋真宗说出:“书中自有千钟粟,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车马多如簇。”开始,更多的人开始冲上了这条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科举每三年一次,每科能够金榜题名的不过一百五六十人,而成就这一百五六十人的却是数以万计的大基数,万里挑一绝不是简单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其中,还有不少无法得到荫补的世家子弟参与其中,侵占名额,普通平头百姓能够获得的机会就又小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就算成功出头,也不过是和那些得以荫补的世家子弟站上了同一个台阶,甚至还有不如。

    十八年的努力只是换来和人家坐在一起喝咖啡,绝不只是说说而已,现实是远比这还要残酷的多。

    毕竟即便是后世,不还有人喊着“别人三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你十几年的寒窗苦读?”这种歪屁股的言论。

    当然杨峥此时可没有心情去管这些,他也没有这么伟大的情操,他当前最大的任务,是让自己能够成为那一百五六十人中的一个。而他老娘对他的期待更高,希望他成为那一百五六十中的第一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