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8 义结金兰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8 义结金兰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恩公客气,鄙人张浚字德远,还得多谢恩公救命之恩,未请教恩公姓名。”张浚朝杨峥拱手致谢。

    “杨峥,字再兴,德远兄,不要客气,你我共同遭难,哪有什么救与不救之说,不过都是为了自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,若非恩公,今日我只怕已是成了那馒头中的馅料了。”说到这张浚不由的干呕了两声,显然又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德远兄,莫要再叫什么恩公,如此客套显得生分,你我直唤表字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。”

    见方貌和庞万春还未醒来,一时也无事可做,杨峥虽然身上有伤口,却一时半会死不了,也不可能丢下方、庞二人不管,索性席地坐了下来,与张浚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聊,没想到聊的意外的投机。杨峥也是刻意结交,顿时两人越来越觉得亲切。

    “再兴兄,你所说即是我心之所想,感觉与再兴兄便如多年老友一般,我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再兴兄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嗯?德远兄直说便是,何必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浚沉吟了一下,站起身来,对着杨峥一礼,“今日与再兴兄一见如故,且再兴兄于我就救命之恩,我想与再兴兄结拜为兄弟,不知再兴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杨峥却是没想到张浚会提出结拜这个要求,按说一言不合便义结金兰什么的该是那些江湖人士的专利,张浚一个儒生,却这般作为,倒是让杨峥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经过交谈,杨峥也觉得张浚这人言谈举止,颇对自己胃口,确实可交,便即要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等等,张俊?后世岳王庙里跪在岳飞墓前的四个人里是不是好像就有这么个人?

    当时杨峥去旅游看到的时候,还特意了解了一下,那张俊原本和岳飞、韩世忠、刘光世并称南宋“中兴四将”,还是岳飞的上司,结果嫉贤妒能,后来和秦桧联手构陷岳飞,所以后世被人立像长跪于岳飞墓前。

    所以这张浚日后……想到这里,杨峥一时间不觉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怎么?再兴兄是看不上我吗?如此便罢了,是我张浚无能,不配与再兴兄结为兄弟,是小弟高攀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感谢再兴兄救命之恩,小弟就此告辞。”说罢张浚起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闻言,杨峥一愣,知道自己思索的久了,怕是已经凉了张浚的心。

    不过和张浚的一番攀谈下来,确实很对杨峥胃口,而且言谈举止,也颇有风范气度,一点也不像会作出嫉贤妒能这般事情的人。大概也许可能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吧,亦或是形势所迫。

    算了,未来的事未来再说,有我在,日后定叫张俊不要去与那岳飞为难就是,如今这张青和孙二娘都被我杀了,未来已经改变了,那这张俊也未必不能改变。

    而且今日要是没有张浚,方、庞二人必死无疑,我怎可因为还未发生的事而归咎于人,做那忘恩负义之人?

    罢了,罢了日后我多费心一点就是。

    多个兄弟多条路,没有羁绊又如何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点,杨峥也不再犹豫,连忙叫住张浚。

    “诶,诶,等等,德远兄等等。”

    张浚转过头来,冷漠的看了杨峥一眼。

    “德远兄,我并未说不愿啊,德远兄这是作甚?”杨峥被张浚看的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杨峥这个历史盲的无知了。此张浚非彼张俊,那跪在岳飞墓前的是叫张俊没错,但是表字伯英,元祐元年生人,两人在年龄人差了十来岁。而且张俊是凤翔府成纪人,出身于行武之间,并非什么儒生。跟眼前的张浚并非一人。

    杨峥显然误会了什么,而且也没有人能够纠正他这个误会,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可能都会一直误会下去。

    “再兴兄这是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,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杨峥便拉着张浚跪下,两人叙了年龄,两人居然同年,都是绍圣四年生人,杨峥月份大一些,因此杨峥为兄,张浚为弟。

    因为条件有限,也没有什么香烛酒水,那店里后厨倒是还有些没砸完的酒坛,可是谁知道有没有被下药。

    “哥哥稍等。”

    杨峥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,张浚捡起掉在地上的剔骨刀,冲进那还冒着火光的酒店废墟中。

    只片刻,张浚提着两颗已经看不清面目的人头出来,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哥哥,来,鸡头有了。”

    杨峥倒吸一口凉气,心道自己这兄弟也是个狠人啊,而且如此一来,也算是上了投名状,杀人有他一份,自是也跑不了,这心思,通透啊。

    路走宽了啊,弟弟。

    得嘞,人家结拜斩鸡头,这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8 义结金兰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