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6 以一敌二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6 以一敌二 (第2/2页)

始,杨峥便布下了棋局,原本很完美的方案,能够一举重伤张青和孙二娘二人,此时却因为他的失误,不但失了武器,还让自己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杨峥捂着胸口,与张青拉开了距离,胸口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贼汉子。”孙二娘跌坐在地上,正巧看见杨峥一刀劈在张青身上,顿时惊呼一声,再也顾不得自己的疼痛,咬牙将插在自己腿上的剔骨刀抽了出来,然后双手将头发一拢,扎在脑后,拄着双刀硬撑着站了起来,双目通红的瞪着杨峥。

    杨峥朝孙二娘看去,却是吓了一跳,因为一直垂下挡住半边脸的长发被拢起,露出了孙二娘的全脸。那原本被遮盖的半张脸上布满了紫红色的疙瘩,眼眶深陷,眼珠突出,就仿佛被开水烫过的癞蛤蟆一般,看起来异常的恐怖骇人。

    张青咬着牙将卡在骨头上的菜刀拔了出来,后背抵着墙站了起来,对杨峥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杨峥此时手里没了武器,显然不是各自手持双刀的张青和孙二娘的对手,他也不犹豫,转身跑向了后厨。

    一进后厨,他便抱起几个酒坛朝门砸去,刚要冲出门的张青慌忙躲闪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几坛酒水砸了进来,只听得一阵哐哐坛子碎裂的声音响起,竟然将张青和孙二娘堵住。

    然而他忘了,这后厨和外面大厅是想通的,而那里屋也是和大厅相通的。

    正当他丢酒坛的时候,孙二娘已经从另一侧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孙二娘刚刚绕过大厅,刚刚冲到后厨门口的时候,就看见了让她发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杨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大灶的底下抽出了一根正在燃烧的柴火,当做火把。此时正瞄准着那里屋,作势欲丢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。”孙二娘情急之下也忘了偷袭,大喝着朝杨峥杀来。

    杨峥闻声转头看到冲过来的孙二娘,惊出一身冷汗,暗骂自己一声,怎么把这屋子相通的事给忘了,当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要是孙二娘方才不出声,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是一具尸体了?

    杨峥不及多想,他知道孙二娘之所以出声是因为自己手中的火把,所以他直接左手一甩,手中火把脱手而出,直奔那里屋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孙二娘大叫一声,也顾不上杨峥,直直的朝那火把扑了过去,想要将那火把拦住。

    孙二娘还是慢了一步,没能成功拦下火把,眼睁睁的看着那火把打着旋蹿进里屋。

    里屋原本就被书生砸了不少酒坛,方才又在杨峥的有心之下,又是几个装满酒的酒坛砸过去。此时的里屋别说地上,连空气里都飘荡着一股酒气。

    学过初中化学的都知道酒精的爆炸极限在3.5%-18%,所以按照杨峥的估计,这火把丢进去,定会引起爆炸,那张青就算不死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然而让杨峥有些失望的是,预想中的大爆炸没有发上,空气中发出几声轰鸣,然后便是火光呼的窜起,整个里屋瞬间被火焰所弥漫,里屋里传来几声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娘的,人肉馒头也就算了,感情你这酒也是参水的假酒?居然连个爆炸都引不起,显然是因为酒精纯度不够,杨峥有些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声国骂。

    “贼汉子!”孙二娘大喊一声,想要冲进去救人,但是门口被砸的酒坛最多,此时整个门被火焰堵住,孙二娘根本冲不进去。

    孙二娘转过头来看着杨峥,以择人而噬的眼神瞪着杨峥,持着双刀就朝杨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杨峥虽然也受了伤,但是他的腿没伤,这时候又怎么会傻的去跟行动不便的孙二娘缠斗,瞬间拉开距离,朝着外面大厅冲去。

    杨峥冲出大厅,便看向之前他们坐的那桌,方貌和庞万春都趴在桌子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杨峥赶忙冲过去,试探了一下,发现两人都还活着,心下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从里屋冲出来一个火人,在大厅里打着滚,扑灭这身上的火焰。

    杨峥哪里会放过这个趁他病要他命的机会,端起桌上的酒坛,发现居然还有不少酒水,嘴角一勾,朝着那火人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那酒坛砸在火人身上碎裂开来,顿时一团火焰窜起,本快要熄灭的火焰再次将那人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一阵阵痛苦的惨叫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我杀了你!”这一幕正好再次被跟上来的孙二娘看见,孙二娘此时已是状若疯狂,不管不顾的朝着杨峥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