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3 朴实无华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3 朴实无华 (第2/2页)

虽然已经解锁了终极羁绊,但是该培养的感情还是得培养,这毕竟是真实的世界,不是玩游戏,这都是人,再好的羁绊都是需要感情去维系的。

    于是在达成友好共识之后,三人旅行团的气氛和谐了很多,方貌虽然依旧对庞万春有些意见,但是做为一家人,却已是不再针锋相对了,最多揶揄挤兑两句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又行了几日,就连庞万春都发现了跟踪他们的人,毕竟总是有一个熟面孔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住店,这人也住店,他们吃饭,这人也吃饭,想不发现也难。

    好几次,庞万春都有点忍不住想要问问那人,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踪,你家上官知道吗?你到底准备跟到什么时候?你家上官给你报销差旅费吗?

    那人也是无奈,他也是人,也得吃饭睡觉,他不过是个普通兵丁,临时被上官安排了此事,又哪里有什么跟踪的经验。

    在发现杨峥他们已经发现自己了之后,索性就光明正大的跟着三人,跟他们同吃同住。当然杨峥他们打尖住店,他只能啃干粮,睡街边,毕竟上官也没给经费啊。

    杨峥自是毫不在意,只把这人当做空气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了两日,杨峥突然发现,那跟着他们的兵丁脚步迟缓了不少,甚至为了等那兵丁跟上来,杨峥一行在官道一旁的一处小店打尖歇息,等那兵丁过来。

    等那兵丁跟上来,杨峥却发现那兵丁神色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见到杨峥一行在远处吃喝似乎在刻意等他,那兵丁喉头滚动,吞咽了一下口水。脸上有些犹豫,又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等到杨峥他们起身离开,那兵丁连忙前冲两步。

    庞万春还以这兵丁是要朝他们动手,回身有些警惕的看着奔过来的兵丁。

    就在庞万春警惕的眼神之下,却不想那兵丁直接冲到杨峥他们刚才坐着的桌前,那里还有杨峥他们没吃完的食物,那兵丁也不管干不干净,竟然将那食物连盆端起往嘴里倒去。

    庞万春一时间有些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黑人问号.jpg

    杨峥见了也是微微皱眉,回身走回小店。

    “店家,再来十个馒头,一碟牛肉。”

    那兵丁方才以为杨峥他们走了,埋头扒拉,此时听到声音,抬起头来,却没想到杨峥他们居然折返了回来,一时间愣住,往嘴里扒拉食物的手也顿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咳咳……嗝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继续,慢点吃,不够还有。”

    杨峥说着递过去一盆店家刚刚准备的馒头,示意那兵丁取用。

    那兵丁显然是饿的急了,也不跟杨峥客气,抓起一个馒头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饿了几天了?”庞万春蹲在一旁,看着那兵丁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兵丁嘴上塞着馒头,顾不上说话,伸出三根指头比划了一下,接着又抓起一个馒头塞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瞅瞅,瞧给娃饿的,皇帝还不差饿兵呢,这杭州城的将官好狠的心啊,庞万春脸上闪过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家上官怎么连口饭都不管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出来的时候带了干粮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你们……吃……吃完了。”兵丁塞了几个馒头终于放缓了速度,可以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尽管兵丁的话断断续续,几人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你没口粮了就回去啊,还跟着我们作甚?”庞万春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说了,让我一路跟着你们,看你们分开再回去报信,谁知道,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那兵丁也是个实诚人,直接把底都给交代了,而且一脸的委屈,说着说着似乎就要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杨峥三人对视一眼,心道这兵丁也是个死心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家大人也没说让你饿死了也要跟着我们吧,莫不是你家大人太过苛责,让你连命都不要了也要跟着我们?”

    “才……才不是,大人很好的,处事很公道,我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死心眼呗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能把自己饿成这样?我们少爷要是不给你吃的,你这能把自己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怪……怪我……准备不足……”那兵丁有些羞赧。

    杨峥见这兵丁都已经这般模样了,居然还要维护自家上官,显然这上官平日里颇受爱戴,这在糜烂的北宋末年可不常见,不禁对兵丁口中的大人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哦?按你说来,你家大人是个好官,为何我却从未听过啊?你快与我说说你家大人,姓谁名谁,做过什么?”杨峥套着兵丁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家大人名叫宗泽,乃是杭州团练使,他……”说到这,那兵丁突然闭嘴,已经反应过来,自己被套路了,连忙将手中馒头放下,将剩下的半盆馒头推回给杨峥,然后怒目瞪着杨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你吃饱了吗?我们准备继续上路了,你还要跟着我们吗?”杨峥好笑的看着那兵丁。

    那兵丁脸上满是犹豫。

    杨峥看出了他的纠结,拍了拍兵丁肩膀,又跟店家要了些馒头,“行了,你把这些带上,省着点吃应该够你会回杭州的了。”

    看那兵丁默不作声,脸上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一路要去东京,你难道要跟着我们到东京不成,那样只怕不说东京,可能你还没到徐州,便已经饿死了。你想看着我们分开,可是你都这般说了,我们又如何会分开?你再跟着,吃苦的都是你,我们可以接济你一次,可不会一路接济你,毕竟你可是来跟踪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把这些吃食带上,回去吧,记得跟宗泽大人说一声,杨某绝非作奸犯科之人,请他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挥手,也不等兵丁反应带着方、庞二人起身再次上路。

    “谢谢,杨少爷。”那兵丁纠结良久,终于远远的道了一声谢,将那些馒头打包带上,向来路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宗泽的大名,杨峥还是听过的,就是没读过正史,也从说岳全传中知道宗泽的大名。

    作为北宋末年著名的抗金将领,金兵闻其名而丧胆;一手提拔岳飞,可以算是岳飞的知遇恩师;南宋建立的奠基人,宗泽的丰功伟绩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如此股肱之臣,却没细想到此时竟然只是杭州城的一个小小团练使。

    难怪当时面对那名将官的时候,杨峥总觉得这人气势不凡,绝非池中之物,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位大佬。

    宗泽吗?日后有机会定要好好结交一番,杨峥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