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2 西湖风波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2 西湖风波 (第2/2页)



    这一路上杨峥也没少套庞万春的话,算是对庞万春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庞万春猎户出身,没别的特长,就是善弓箭,百步穿杨一点都不带吹的,这都是庞万春在多年为了生存的觅食中练就的,无他,唯手熟尔。

    这让杨峥暗暗感叹,作为武勋世家,他自然也是练过弓箭的,自是知道弓箭有多难。至于他的准头嘛,连方貌都要比他强上三分,大概真的是没有天赋吧。不过,如今有了跟庞万春的羁绊,他的箭术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其实杨峥要是读过水浒,大概就会知道绰号“小养由基”的庞万春凭借一手精湛的箭术射杀了梁山好汉中史进、石秀、陈达、杨春、李忠、薛永、欧鹏七人之多,梁山一百零八将有超过半成折在庞万春手里。

    由此,庞万春的箭术可见一斑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约莫逛了一个时辰,杨峥突然开声说道:“都说杭州西湖美不胜收,少爷我还没去看过西湖什么样呢,走,我们去西湖走走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声音颇大,方貌顿时会意,知道杨峥是说给那些盯梢自己的人听的,便附和道:“是啊,少爷,我也没看过呢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着。”

    说罢三人便转了方向朝城门处走去。

    西湖位于杭州城正西,西湖也正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要看西湖就得出城,这其实也是杨峥的试探,看看这些盯梢的人会不会阻拦他们出城,若是阻拦,说明庞万春基本已经被锁定,自己三人想要脱身就有些难了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昨天城内刚发生了当街刺杀,三人刚来到城门处,便发现城门盘查极严。

    还有兵丁拿着一副画像,挨个比对,似乎在查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……要不……”庞万春看着城门口把守森严的官兵,皱着眉头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无事,且放轻松。”杨峥一眼便看出了庞万春的想法,拍了拍庞万春的肩膀,率先排到了排队出城的队伍后面,庞万春无法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便排到了杨峥三人,顿时有兵丁上来问询。

    杨峥不慌不忙,一脸从容淡定的说要去西湖看看,又递上路引,说明身份。

    兵丁确认了一下,倒是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拿起一副图画对着三人比对起来。

    杨峥用眼角余光撇了一眼,顿时嘴角露出一抹玩味。

    只见那画像画的颇为粗糙,只是一个满脸虬髯,面容黝黑,头戴斗笠的粗犷面庞,眉眼却不是很清晰,除此之外再无更多。

    杨峥还特意瞅了庞万春一眼,顿时摇头,若是那些兵丁能凭这副图画把此时的庞万春找出来,那他们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撞了大运。

    那兵丁照着三人看看了几眼,便挥了挥手,放三人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城,杨峥嘴角露出了笑意,这般看来,想要离开却是不难了。

    从杭州城西北方向的钱塘门出来,走了没几步便到了白堤最东端著名的断桥残雪,可惜此时正是七月天气,也没有窦娥,自是看不到残雪美景。

    “杨少爷,如今出了城,那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杨峥微微皱眉,看了眼庞万春,觉得这个庞万春脑子是不是有些不太灵光,你现在走了,和做贼心虚,畏罪潜逃有什么区别?这不是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一番苦心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,你现在走了,我们少爷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?”

    “少爷,要我说就不该救这个蠢蛋,让他自生自灭好了,省的连累我们。”

    方貌对庞万春有些不待见,心直口快,直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”庞万春被方貌怼的哑口无言,脸胀的通红,却不知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小点声,后面还有人跟着,你们莫要说太多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貌和庞万春齐齐一惊,顿时就要回头朝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杨峥却一把搂住二人肩膀,不让二人回头,推着二人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庞万春心中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方貌则是对杨峥佩服不已,暗道哥哥的功法看来又有精进,我得努力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理他们,且放宽心,今日既然出的了城,明日便也能出城,我们今天只是出来游山玩水的,莫要为这些事误了如此美景。”

    杨峥低声对庞万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便不再多管,游览起西湖的美景。

    七月的西湖,湖中荷叶开的正盛,间或有莲蓬冒出头来,有游船在湖中荡漾,不时荡起一阵阵波澜。

    杨峥惬意的领着方、庞二人游走在西湖边上,经白堤,过苏堤,绕到南岸夕照山下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西湖,雷峰塔自是不能错过,当然此时的雷峰塔只是百姓们的称呼,其名应叫皇妃塔,是吴越国王钱俶为供奉佛螺髻发舍利而建,只因建在夕照山的雷峰之上,当地百姓便以峰为名,故雷峰塔的名字便就此叫开了。

    让杨峥略感失望的是,此时的雷峰塔似乎并没有什么看头,既没有压着白素贞,也没有藏着法海老禅师,而那塔身已有些许破败,光华不在。

    “哎,”杨峥叹了一口气,“罢了,罢了,既见西湖,云胡不归?”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,明日我们便赶赴京城吧。”杨峥有些意兴阑珊的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呢,少爷,离秋试日子也不远了,我们路上得抓紧些了,莫要耽误了行程。”方貌也大声附和,显然是说给旁人听的。

    如此绕着西湖逛了一圈,三人从西南方向的钱湖门回了杭州城,找了家酒楼简单吃了些东西,三人草草的回了客栈,这一日便算是这般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如何?”官衙内,昨日盘查杨峥的将官向一名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们今日出了城,去西湖走了一圈,黄昏时分便回来了。”手下将自己跟了一天的情景详细描述给上官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们明天好似要离开,似是那个姓杨的少爷要进京赶考。”手下不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将官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,挥了挥手,“行了,我知道了,明日你再辛苦一下,跟着他们,若是他们路上分开了,便回来报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可需要我多带些人手?到时一举将他们擒拿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那将官摆了摆手,“那姓杨的路引文书都是真的,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,你且跟住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