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1 杭州风波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1 杭州风波 (第2/2页)

看向方貌和那大汉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护院杨十三和书童杨十四,都是随我一路上京的。”

    方貌到算还好,表情自然,那大汉却明显有些紧张,被那官兵盯着,身子绷的更紧,眼神微微躲闪,不敢与那官兵对视,只将眼光定格在哪官兵腰间的佩刀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家这护院有些内向,还请官爷勿怪。”杨峥见那青年表现不由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将官皱着眉头低头查验了杨峥的文书,杨峥的身份让他有些顾忌,尽管那个护院看起来有些不太自然,但他却不好直接发难。

    “咦。”就在这时,却听旁边桌发出一声轻咦。

    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发声之人看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眼花了。”说话之人真是杨峥邻桌方才说朱大人被刺杀的人。

    那将官却好似找到了突破口,皱了皱眉,叫过掌柜低语两句,掌柜转身下楼,紧接着便领着先前在二楼引路的小二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三人可是一起来的?”

    小二在杨峥三人脸上扫过,却看见杨峥略带威胁的眼神,有些胆怯的小声说道:“小...小的...也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再好好想想?”那将官却不肯放过,继续逼问小二。

    小二被这么一吓,更是害怕,双腿打颤:“管...官爷,方才人多,小...小的确实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那将官却依旧不放过,似乎对那大汉始终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是护院?”那将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大汉。

    大汉本就紧张的身体僵直,此时在将官的逼视之下,更是紧张,嘴皮都有些不利索,半晌才挤出一个“是”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的,杨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家少爷姓谁名谁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家……少爷杨峥,从睦州清溪县而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方才小兵盘问的时候,方貌特意自报了一遍家门,那大汉留心自是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们都是从清溪县来的啊,那可巧了,我也是清溪人。”

    那将官似乎是遇到老乡一般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,多了些许热情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清溪县县尉马峰跟我很熟你可认识?”那将官好似随口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杨峥一听这话,便知这将官打的什么主意,心道要糟,刚要开口,却被那将官瞪了一眼,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大人,清溪县县尉似乎叫...刘鹏,大人您可是记错了?”就听那大汉面带疑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峥顿时松了一口气,却是计上心来,暗暗瞧了大汉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?哦!是嘛,瞧我这记性,对对,刘鹏。”

    那将官说着又看了那大汉几眼,犹豫了片刻,脸上闪过一丝疑惑,但终究估计杨峥举子身份,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也不好轻易捉拿定罪,否则若是换了其他人,二话不说先拉回衙里审问一番再说。

    最终那将官还是将文书还给了杨峥,转身向另一桌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那将官彻底盘查完,带人离开,杨峥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默默的吃喝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大街上解除了封禁,杨峥三人出了酒楼,在街上走了一段,那大汉正要转身告辞离开,却被杨峥拉住。

    大汉有些不解,看向杨峥。

    “继续走,不要回头,有人盯着我们。”杨峥有内功在身,五感远超常人,自打出了酒楼,便觉得一直有目光在自己三人身上,自是知道被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先找家客栈住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大汉无法,一路亦步亦趋的跟在杨峥身后。

    直到找了一家客栈,方貌去开了房,三人进了房间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连累二位了。”大汉有些抱歉的向杨峥拱手致意。

    杨峥摆了摆手,“兄台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怎么回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叫庞万春,也是清溪县人……”

    庞万春三言两语将事情向杨峥二人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庞万春是清溪县六圣村人,本是个猎户,以打猎为生。

    嗯,不要奇怪,这六圣村未必有什么六圣,七贤村也未必有什么七贤,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村子更有名而已,你敢叫六圣,我就叫七贤,那还有叫八仙的呢,人生在世,哪有不攀比的呢?攀比个村名也不算什么不是。

    虽然听起来一个六圣,一个七贤,可是两个村子完全不挨着,甚至离的有些距离,一个在清溪县最东头,一个在最北边,也不知道这么远的距离,这两个村子到底是怎么攀比起来的。

    此前在那屋顶的便是庞万春,作为一个生在乡村,长在林间,终日与虎狼争食的新时代大宋三好青年,自是气不过朱勔横征暴敛,欺压百姓的作为。更何况那朱勔将他拼了老命、九死一生方才猎杀的一只老虎,从其身上剥下的一块虎皮巧取豪夺了去。

    叔可忍,婶不可忍,庞万春这暴脾气哪里受的了这个,所以做了准备,今天终于找到机会当街射了朱勔一箭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朱勔到底是何人?为何会引来兵将盘查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他是杭州造作局的督监。”庞万春有些挠头,也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。

    这造作局督监听起来不是什么大官,可是事实上却算是钦差,这造作局也叫应奉局,乃是官家专门委派到苏、杭二州搜取天下奇物的机构,那花石纲便是其中之一。尤其是这朱勔,作为应奉局的一手缔造者,因为屡次向官家敬献奇珍异宝,深得官家喜爱。因此,他的遇刺,自是得到了杭州地方官府的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可惜杨峥此时并不清楚这些。

    “庞兄的箭术很高超啊?却不知庞兄是如何习得的?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我也就是自己平日里打猎,打着打着就练出来了。”庞万春谦虚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杨峥见庞万春不似说谎,不觉对着庞万春竖起拇指,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却不想杨峥突然话锋一转,“对了,庞兄,你可知道,那清溪县县尉刘鹏居然也是被人一箭射杀的。”

    杨峥说完,便似笑非笑的看着庞万春。

    庞万春闻言一呆,看向杨峥,杨峥却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听说那箭矢便是寻常猎户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