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0 目标东京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0 目标东京 (第2/2页)

怎么能不好好游历一番。

    如今方才七月初,距离八月十五的秋试还有一月多时间,时间上尚算充裕。再加上这几日穿云步的习练,杨峥一行的速度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因此一出睦州,杨峥便稍稍偏了些方向,直奔十年后的南宋都城杭州而去。

    杭州作为两浙路的路治,下辖钱塘、仁和、余杭、临安、于潜、昌化、富阳、新登、盐官九县。人口超过20万户,为江南州府人口之最。

    杭州最美的自是西湖,所谓“地有湖山美,东南第一州”自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此时,杨峥与方貌二人一路东游西逛的穿行在杭州街头。

    这里与清溪县有明显的差别,街边摊铺林立,人头攒动,沸反盈天,热闹非常,远非小小的清溪县所能比拟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副盛世图画般的场面,杨峥不由感慨也难怪几十年后林升会写出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”这般诗句。光是眼前这情形,若不是知道历史,换了杨峥也会觉得盛世可期,无需忧患,此生唯享乐耳。

    杨峥和方貌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虽然见惯了后世的大场面,但是此时的杭州街头,却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两人走走停停,就在这时,方貌突然拽了拽杨峥衣袖,杨峥不解的看向方貌。

    就见方貌隐晦的朝着远处11点方向使了个眼色,杨峥顺着方貌所指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峥看了半晌,才在越过一座三层建筑的屋顶上发现了方貌所指的东西,那里是这一片区域的最高点。隐约在那屋顶上可以看见趴着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杨峥的目光,那身影目光射向杨峥,有如实质,杨峥慌忙躲闪开眼神,等到再去看时,却已是不见了人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你说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杨峥不想多事,因此摆了摆手,示意方貌不要多管,拉着方貌继续闲逛起来。

    却不想他们刚走了没几步,前方传来一阵喧哗,紧接着就看不少人纷纷四散奔逃,有不少人直冲杨峥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杨峥和方貌不知发生了何事,为防被冲过来的人群撞到,杨峥拉着方貌躲到了街道一侧,在一处屋檐下暂避。

    这股人流持续了几分钟,等到人群冲散,街道上已是一片狼藉,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见一队兵丁跑了过来,将街道封锁,一时间将杨峥二人堵在了街边。

    走肯定是走不了了,杨峥四处打量一下,发现他们躲避之地正是一处酒楼,索性直接钻进了酒楼里。

    这酒楼看起来着实不小,酒楼里人也是不少,举目望去,一层已经做得满满当当。酒楼里的人似乎没怎么被方才外面的骚乱所惊扰,照常的吃喝着,只有一部分靠窗的人发现外面的变化,正探头朝外看着。

    小二原本正探头朝外看着,此时见有人进来,忙不迭的招呼起来,将杨峥引上了二楼。此时二楼人也是不少,杨峥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径直走了过去,带着方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诶,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北边辽朝后院起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辽朝东边有个部落反了,占了辽朝的长春州,建国号“金”,将长春改名隆州白龙府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是哪个部落,这么厉害,辽朝能放过他?该不会过俩月就被辽朝灭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说是叫什么女真族,一个叫完颜阿骨打的领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勇士啊,若是辽朝多一些这般勇士多好,那我大宋便可安享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此人的话引得同伴们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谁说的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期盼这个叫完颜阿骨打的能多撑一会,别让辽朝太快灭了,也能让我大宋多安稳几年。”

    杨峥和方貌刚坐下,就听到旁边一桌人高声谈论的声音。

    金国建国了?这是哪年的事?可怜不学历史的杨峥根本对不上今年到底是哪一年。

    要不要通知大宋提前出兵找人灭了金国,这样也许就没有靖康之难了?不过旋即杨峥就摇了摇头,把自己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不说他如今人微言轻,说出去也没人听他的,就说听方才这几人的论调,大宋的想法就可见一斑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不去帮助敌人的敌人就罢了,怎么还能帮敌人打敌人呢?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?就算大宋真的信了他的话,大宋有哪里有能力能穿凿过辽朝的层层防守,一举灭了即将大兴的金国呢?

    “哥哥,你说这金国能撑多久?”

    就在杨峥思索时,方貌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峥不觉苦笑一声,能撑多久,我说能撑一百多年你信吗?我说辽朝都会被它灭了,你信吗?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说不好辽朝都没他撑的久呢?”

    这时,楼梯口又上来了几人,一边走一边大声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道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同伴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啊,方才是朱大人被人刺杀了,我刚才可是亲眼看见了整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朱大人?哪个朱大人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哪个朱大人,造作局的朱勔呗。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同伴忙掩住那人的嘴,“你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“哼,怕什么,我看他有今天没明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同伴左右看了看,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快说说方才到底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大的阵仗,出动了这么多的官兵?”

    说话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也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我跟你说,刚才朱大人方从造作局出来,便有一支利箭向他袭去,直扎心口,当时就留了好多血,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颇小,杨峥催动圣火功凝聚于耳上,才听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方貌朝杨峥看来,显然也是听到了那几人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杨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杨峥和方貌显然都想到了方才远处蹲守在屋顶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说会不会是...”

    杨峥自是明白方貌的意思,刘鹏也是被人射杀的,所以这射杀朱勔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杨峥想到自己无端端的背了锅,心中有些不忿,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刘鹏,所以此时也是上了心。

    杨峥思绪不由飘飞起来,见杨峥陷入了思考,方貌也不多打搅,默默守在一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