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0 目标东京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0 目标东京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哥哥,听说你要去东京?”

    翌日一大早,方腊和方貌便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方腊这些时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炼圣火功的缘故,红光满面,精神矍铄,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可是同样修炼了圣火功的杨峥和方貌虽也有所提升,但是却不像方腊这般明显。这让杨峥有些啧啧称奇,不愧是方腊的专属秘籍,所以这圣火功和方腊的匹配度更高,效果更好?

    听到方腊问话,杨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秋试在即,我得赴京赶考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如我们陪哥哥一起去,也好帮哥哥处理些杂事。”方腊眼中放光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峥哪敢带着方腊这个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暴脾气去东京,在这县里他还能料理一二,去了东京,以方腊的性格,说不好就闹出事来,杨峥都不知该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杨峥想也不想的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哥哥带上十四,也好有个照应,家中我会替哥哥照看,护得家中周全,定不会让旁人骚扰。”

    杨峥闻言开口就想拒绝,自己不在,方腊还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来,毕竟这可是未来的“圣公”。有方貌在,没准还能看着点方腊。

    可是此去东京,一切未知,说不好会有什么事发生,有个人手在身边,办事也方便些。

    杨峥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方腊着实有些不放心,反复叮嘱他不要惹事,好生修习功法。

    打发了方腊方貌二人,杨峥又去了一趟清溪县城,找上主薄王衡,办理了秋试所需的一应文书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长。”杨峥拿着一应文书向王衡拱手致谢。

    “贤弟客气,该是为兄谢你才是。”人逢喜事精神爽,王衡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,显然是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?兄长这是即将高升了?”

    王衡开心的点了点头,“那枚凤凰出世的祥瑞献了上去,据说上面的大人非常高兴,县令大人即将调任州府,调令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兄长你...”

    “自是随大人一同前去州府任职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兄长了。”杨峥为王衡高兴,“对了,却不知王大人走后,谁来接掌清溪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太清楚了,没准便是出在你们这届参加科考的学子之中。”王衡显然知道的不多。

    杨峥点了点头,“对了,那杀害县尉刘鹏之人可曾抓到?”

    听到杨峥的话,王衡面色古怪的看了杨峥一眼,“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咳,咳。”杨峥被王衡这句话噎的咳嗽不止,好半天才止住,一脸苦色的看着王衡,“兄长莫要开这般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你?”王衡有些惊讶,“那还当真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为何会认为是我?”杨峥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咱们清溪县谁不知你乐善好施及时雨、嫉恶如仇雪中炭之名,那刘鹏这般作为,你又正好与那刘鹏起了争执,有了嫌隙,以你的性格,自是不会放过,而且咱们这县里,除了你还有谁有能力能除了他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最近县里都给你起了新的诨号,嫉如仇,你听听,这名号可比雪中炭好听多了。”王衡调笑道。

    杨峥却是冷汗都下来了,百姓这般想也就算了,连王衡这个当官的都这么想,可见有多少人认为刘鹏之死是杨峥所为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冤枉啊,小弟一向奉公守法,何曾敢有如此出格举动,兄长信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为兄信你,这事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王衡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是王衡那有些调笑的眼神,意思再明显不过,那就是:这都没人追究了,你小子就别跟我这装了。

    杨峥欲哭无泪,这锅背的,冤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为兄预祝贤弟你此番能够高中,衣锦还乡。”

    “借兄长吉言。”

    杨峥从县衙出来,心情却是无比的惆怅,想到此前进县衙,那些衙差看他那恭敬又畏惧的眼神,这才明白到底所为何来。

    如今黑锅背了,却还不知道到底是替谁背的,史上最惨背锅侠非杨峥莫属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怪人家甩锅,要怪只能怪杨峥声名太盛,吸锅属性太过强大。

    如此,将一应杂事料理妥当,杨峥又在家中待了两日,一切收拾停当,终于踏上前往东京的路途。

    杨家门口,杨氏强忍着眼中的泪花,嘴上不停的叮嘱着杨峥,说让杨峥快些上路,可是手里却紧攥着杨峥的手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“娘,孩儿只是赴京赶考,又不是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峥儿,你此去一路小心,为娘在家等着,等你金榜题名,衣锦还乡。”

    终于在一番折腾之后,杨峥还是迈出了脚步。从此后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

    是的,没看错脚步,杨峥要走到东京去。

    按理说杨峥应该骑马,可是马在大宋可是个稀罕物。大宋本就缺马,好一点的马都被收归军管。而在这江南之地,本就非纵马之地,就算是匹驽马,也是稀罕之物,不是那般容易得到。由此可见大宋缺马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原本杨氏让福伯弄了头驴子给杨峥代步,只是杨峥考虑一番后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准备趁着这番前往东京的路上正好修炼一番自己的穿云步,有一门身法傍身,安全性自是大大提升。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打不过就跑的基本原则是杨峥的人生信条。

    正好此番方貌跟他一起,杨峥索性将这本该是方貌的独门绝技传授给他。许是方貌跟穿云步契合度高,杨峥只教了一遍,方貌便已掌握,欠缺的只是熟练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,刚出了清溪县,上了官道,杨峥和方貌见道上无人,便各自运起功法,一路飞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去东京,杨峥从睦州出发,需要先一路北上,经淮南东路、京东西路再向西到达东京汴梁。

    虽然这不是杨峥第一次出门,此前他为了能够保持自己扶危济困、助人为乐,持续做好人好事,也做了些营生。

    好歹也算没有浪费自己穿越者的优势,做了些买卖,甚至还在周边各县开了些商铺,安排人打理。此番出来更是将生意一股脑的教给了方腊。

    其实方貌心细,教给方貌更为靠谱一些,只是此番他带了方貌出来,却也只能教给方腊,杨峥只能不求突破,只求维持了。

    以往没有什么闲情游逛,如今借着这个机会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0 目标东京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