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9 杨门再兴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9 杨门再兴 (第2/2页)

人来着?总不会比岳飞大吧,按道理岳飞现在也不知道出生没出生呢。

    杨峥想的脑壳都要裂开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索性也懒的再想了。

    杨再兴就杨再兴吧,大不了不上战场就是,安心做个文官,就算上了战场,乖乖听话,不冲动,不冒进,不去小商河就是了。

    杨峥收回思绪,又想到了跟老师的这番交流。

    这番交流并非毫无用处,至少他知道为什么县令王寰会对他是那个态度了。

    他拜师廖正一也有些年头了,以前一直问起老师名讳,老师都讳莫如深,此后也就不再多问,只当是个有些怪癖的隐士高人,多少爱搞些神神叨叨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自己老师的身份,那层神秘面纱揭去,杨峥才知自己老师似乎也并非什么无名之辈,只是运气差了点,因为在朝堂上站错了队,交错了友,一身抱负无处施展,只得寄情于金石之上,当真是可悲可叹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他也有些发愁,按照这个状况,他参加秋试明显的是陪太子读书,注定无果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当真是金榜题名,到时候有心探查之下,自己怕也会被打回原形。不要以为大宋朝没有政审,越是封建时代,对出身越是看重。

    对于能否金榜题名对杨峥来说并没有那么放在心上,其实他内心里对做官并没有什么想法,更何况在知道了老师廖正一这般政治经历之后,他其实对朝堂是有所排斥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这是个什么年代?按照后世史书的记载,这是宋徽宗时代,亡宋功臣、六贼之首的蔡京为相,四起四落,权倾朝野、贪婪自用,兴花石纲之役、铸九鼎、建明堂、修方泽、立道观,闹的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朝堂,不混也吧。可是唯一可虑的就是,他娘杨氏不答应,此次不中,三年以后他娘必然又要逼着他再考一次?毕竟在他娘心中,这是复兴杨家的唯一途径。那这三年他还得被他娘耳提面命的督促着读书?

    杨峥想想那个画面就不禁想要哀嚎一声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想什么来什么,等到杨峥垂头丧气的回到家中,福伯便立刻通知他,杨氏召见。

    杨峥强打起精神,来到杨氏屋中。

    “娘,您找孩儿。”

    “峥儿,可去见过你老师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师可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师勉力了孩儿一番,让孩儿定要尽己所能,不负母亲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杨峥自然不会将实情向母亲吐露,那样不啻于直接摧毁母亲多年的希望,按照自家老娘的性格,怕不是要打上门去,给老师一个好看?那要是闹将起来,杨峥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万一再给自家老娘气出个好歹来,可咋整。

    杨氏微微颔首,“你这老师,虽然话少了些,但是这些年来教授你读书也算用心,你切不可辜负了你老师对你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杨峥心中再次默默吐槽,丢本书让我自己看也叫用心?这要是放在后世哪个老师敢这么干,非得让学生家长投诉到失业不可。

    当然这话杨峥自然不会说出来,只是应和着母亲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峥儿,你如今也大了,有些事你也该知道了,为娘有件事要跟你说。”杨氏犹犹豫豫的,最终还是把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峥心中咯噔一下,按照一般剧情,这句话一说出来,便是关于主角身世的大秘密即将揭开。

    难道我不是亲生的?我是捡来的?我还有个弟弟?亦或是有个妹妹?

    “娘,不知何事?”杨峥好奇中带着小心,“莫不是......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看到杨峥那古怪的眼神,杨氏就知道自己儿子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,“瞎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杨峥有些尴尬的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母亲要跟孩儿说的是...”

    “嗯,其实想跟你说的是,你也老大不小了,为娘像你这个年纪,已经生了你了,你此去东京,路途遥远,所以...”

    (O_o)??

    这是要给我张罗相亲?这来的有些太突然了吧?我不日就要进京赶考,难不成还要让我在赶考之前把亲事给办了?

    杨峥条件反射的就生出一股抵触之情,而且这村里的姑娘哪个他不知道,一个能入他眼的都没有,自是更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的终身大事,草草了事。

    “娘,大丈夫身未立,事未成,杨家未复,何以成家?而且孩儿着就要进京赶考,这事是不是有些太仓促了?”

    “哈?”杨氏看杨峥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,虽觉得儿子懂事很是欣慰,但也有些不解和愁苦。

    “峥儿,成家立业,先成家后立业,这不冲突。你有复兴杨家之心自是好的,可是传承杨家也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要读书,娘也便没有急着为你操办张罗,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孩儿还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事为娘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杨峥一阵泄气,没想到自己穿越了,居然也还是躲不掉被催婚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好吧,娘,那是谁家姑娘?什么时候?今天还是明天?”

    “嗯?臭小子,你怎么比为娘还急。”看着杨峥的样子,杨氏不免好笑的调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有,我不是,你别瞎说啊。

    我急么?我哪有急?不,是娘你急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事你也别急,急也没用,人家姑娘能不能看的上你还不一定呢?”

    娘,你要这么说,你儿子我可就有话要说了。

    你儿子要颜值有颜值,不敢自比正道的光,那也是正义的化身。

    要文虽不能七步成诗,但好歹也有个举子身份。

    要武不说万夫莫敌,至少一套家传杨家枪法傍身,寻常人根本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要名声,清溪县谁人不知他雪中炭、及时雨杨峥之名。

    可盐可甜,别说谁家姑娘看不上他,应该问谁家姑娘配得上他?

    “哼,我倒想看看哪家姑娘这么大的架子。”杨峥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杨氏看着杨峥的样子,不觉轻笑一声,这才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你爹年轻的时候,有年赴京赶考,结交了一至交好友,就差一个头磕在地上,拜把结义。后来,你出生后没两年,你爹那至交好友也生了个千金,因此,当时他们两人便为你们定下了亲事。”

    我这短命老爹看来也是个性情中人。

    “只是后来你爹几次都没能考中,回了家,而你爹那名好友却金榜题名。你爹自觉无颜去见故友,整日郁郁,终于撒手人寰。”

    嗯,就是心眼有点……,唔,针针计较,哦,子不语父过,不可妄议......我啥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但是这门亲事却还是在的,你爹临去之前,还拉着我的手给我几次交代,让我帮他把这事办了。所以我在想,此次趁着你进京赶考,你便去将此事了结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母亲的话,杨峥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感情是个娃娃亲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父亲都已去了,这事还作数吗?”

    “为娘也拿捏不准,所以这才想着趁这个机会,让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人在哪?东京?”杨峥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那名至交好友姓陈名轩,前些年听说升了礼部侍郎,只是也有些年没有联系了,现在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。你此去正好拜访一下,若是能趁机让其提携你一二,就算这次没能考中,日后也好谋个出身。”

    杨峥默默将名字记下,打算到东京后打探一下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对了,此事你也不必强求,你去看看,若是对方还认这门亲事,那你便应下。若是对方不愿,那便好聚好散,把此事了结了,莫要耽误人家姑娘。”

    杨氏又叮嘱了杨峥一句。

    有枣没枣打一杆再说,这道理我自是省得。

    杨峥表示记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