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9 杨门再兴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9 杨门再兴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咳,”廖正一略显尴尬的怔了一下,面上闪过一丝犹豫,最后终于叹了口气,这一口气仿佛让他瞬间又老了十岁一般。

    “哎,你资质虽然愚钝,但毕竟勤能补拙,这些年来勤奋好学为师也是看在眼里的,按说去参加秋试,也未必没有机会一登集英殿的机会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一登集英殿乃是指通过秋试,取得参加殿试的资格,因为殿试一般都在集英殿举行。

    资质愚钝,你可真是我亲老师,我那么说是自谦,可是你……有这么说自家弟子的?

    杨峥低着头状似恭敬,可是廖正一看不见的地方,杨峥嘴角都快撇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道那县令王寰为何要疏远于你?”

    “是为师连累了你啊,怪只怪为师之名太盛,连一个小小的下县县令都容不下为师,罢了罢了。”廖正一挥了挥袖子,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不吹牛会死吗?以前您老也就是不爱说话,没见您这么爱吹牛啊,今个这是怎么了?这么多年的牛没吹,全憋到今天一起放大招了?

    杨峥觉得自己要是不吐槽两句,自己怕是会憋出内伤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这是哪里话,有事弟子服其劳,怪只怪弟子本事不足,不能为老师分忧。只是其中缘由,还请老师为弟子解惑。”吐槽归吐槽,场面话该说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哎,如今你也知道了老夫身份,便也没什么好瞒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些年权相蔡京为了铲除苏师一系,将老夫之名列于端礼门外石碑之上,并通传各州县,老夫在此隐居那王寰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朝堂最忌党争,为师被冠上了元祐党人,旁人自是不敢多与老夫有牵连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作为老夫弟子,自是脱不了元祐党人这层关系,那王寰不待见你便是因此之故。”

    杨峥听了廖正一的一番解释,心中不少疑惑顿时解开。

    “如今蔡京权倾朝野、地位稳固,早已无人敢再为元祐党人说半句好话。而你带着元祐党人这层身份,自是无人会为你出头,所以秋试嘛,呵呵,不提也罢,你且就当是去见识见识东京风光便好。”

    看风光?是看别人金榜题名有多风光吗?

    杨峥心有戚戚,看来自己此去东京大概前途渺茫了。

    看到杨峥一脸苦色,廖正一似乎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宽慰道:“如今奸佞当道,这个仕不入也罢,你且在此随我读书习字,他日也自可有一番作为。”

    杨峥:……

    老师,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,算了,还是不说了。

    碰上这样的老师,杨峥也是无奈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安慰人,杨峥很想说,看看您老,在此隐居每日里读书,沉迷金石,十多年过去了,除了我这个弟子,逢年过节连个来看你的的人都没有,你跟我说他日也可有所作为?

    这话老师你自己信吗?

    对于参加科举中进士,说实在的杨峥本来并不太上心,要不是因为老娘总是把让他出将入仕,复兴杨门挂在嘴边,杨峥其实根本不想去参加什么科举。

    毕竟未来十年间,不知道哪一天,这大宋就要亡国了,与其去做一个亡国之臣,倒不如躲在这里每日里钓钓鱼来的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七贤村位于两浙路睦州,往东走上个百里地就是未来南宋都城临安,当然现在还不叫临安而叫杭州。

    所以杨峥半点不慌,北宋是要灭了,但是南宋还能撑个一百多年,呆在离南宋都城这么近的地方,金兵怎么也打不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所以呆在七贤村,安全系数上升了好几个等级,杨家这些年也算有些薄产,吃喝不愁,衣食无忧,又没有生命之虞,在此安享太平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但是,此时被老师这么说来,杨峥却一点也不想再窝在这里,看看老师,杨峥不觉就想到自己二三十年后会不会也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?

    杨峥打了个激灵,摇了摇头,将自己的想法赶紧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做人,总还是要有点追求的,更何况重活一世,怎么也得比上辈子活的更精彩一些不是,否则和咸鱼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廖正一以为杨峥摇头是心有不甘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哎,为师像你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是这样年少气盛,不服输,这是好事,无妨。”

    说着廖正一看着杨峥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对了,虽然你还未及冠,未有表字,但是此番你要入京,未免旁人问起,丢了老夫面皮,老夫便给你起个表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老师赐字。”

    “唔,”廖正一斟酌了一下,“令堂希望你能复兴杨家,重现昔日杨家荣光,那我便为你起‘再兴’二字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赐……”

    再兴?杨再兴?

    嗯!嗯?喂喂,等等,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杨再兴不是岳飞手下大将吗?我要是占了这个名字,日后你让真的杨再兴可怎么办?

    不对,我记得我娘说我是杨门唯一嫡系,所以……

    难道我就是杨再兴?

    杨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,脑中嗡嗡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如何?”就在杨峥听到杨再兴这个名字发愣的时候,廖正一问道。

    不如何,我可不想血战小商河,被人射成刺猬。

    “老师,不如换个表字?”杨峥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廖正一眉头一皱,似是不喜,“那就‘复兴’、‘重兴’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杨复兴?杨重兴?这还不如杨再兴呢。老师你这么有文化的人,怎么起个名字却如此的没有文化?

    得了,还是杨再兴吧,说出去也算好听,好歹也还算个人物。

    “徒儿谢过老师赐字再兴。”

    廖正一见杨峥还是选了再兴二字,脸上不悦敛去,又接着勉力道:

    “再兴啊,此次秋试,你就尽你所能去拼一把吧,就算最后没能有什么结果,但是年轻人嘛,就该去奋不顾身一次,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后悔,去吧,为师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所以呢?

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杨峥睁大眼睛看着廖正一,老师您要支持我,你倒是给点表示啊,该不会就是嘴上这么一说?心灵鸡汤谁不会?咱别光水,好歹来点干货呀。

    廖正一也看着他,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。

    终究是杨峥面皮薄,绷不住。

    “是,老师,弟子会尽力的,若是无事,弟子这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好在的是,廖正一还是没让杨峥空手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的名帖你拿去,若是在东京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,可以持我名帖去大相国寺寻求帮助,他们智清禅师与我有旧,你可向他寻求一二帮助。”

    大相国寺?智清禅师?杨峥带着一丝疑惑,不知自家老师为何还会跟和尚有交情。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没见老师跟人智清禅师走动,也不知道人家还记不记得,这份名帖还好不好使。

    不过聊胜于无,杨峥还是接过名帖,贴身藏好,向廖正一谢过。

    廖正一挥了挥手不再多言,再次拿起刻刀,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印石之上。

    杨峥默默的退了出来,对自己这个老师也是有些无奈了。

    起什么表字不好,起个再兴。

    杨峥努力回忆自己对杨再兴的记忆,那仅限于《说岳全传》这种演义小说的可怜记忆,杨峥又能对杨再兴有多少了解?就记得杨再兴武力值颇高,在岳飞账下能排进前三。还有就是杨再兴这人有点刚愎自用,傲气无双,非要单挑冲阵,最终血战小商河,被金军射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杨峥就再记不起其他,杨再兴是从何处起家,是怎么被岳飞收编,怎么打的大小战役,一样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自己该不会这么巧,就是这个杨再兴吧?

    但是年龄也不对吧,杨再兴是哪年生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9 杨门再兴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