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8 竹林居士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8 竹林居士 (第1/2页)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傍晚,方貌匆匆回来,却给杨峥带回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刘鹏死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?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被人一箭射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且细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方貌立刻把自己所打听到的消息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原来,就在昨日傍晚,刘鹏像往常一样带着衙差回府,路上却不知从何处有一支冷箭射来,直接洞穿了刘鹏的头颅,刘鹏当场脑浆迸裂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,杨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同时又不免有些好奇,这到底是那位好心的大哥如此仗义,为我出的这口气呀。

    “那人可抓到了?”

    方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刘鹏死后,刘鹏所领的衙差就全乱了,这些人本就是些泼皮无赖,因为刘鹏才能穿上衙差的皮,如今刘鹏一死,顿时成了无头苍蝇。

    这些人平时欺压下百姓还行,让他们去锁拿凶犯,那显然是为难胖虎。再加上此时群泼无首,更是乱作一团,哪里还有人顾得上去追凶?

    “那可知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方貌摇了摇头,“只听说那人箭术高超,所用箭矢据说属于猎户自制,并非什么军制。如此一来,就更难查了,毕竟咱们睦州的猎户也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好汉,可惜无缘一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,哥哥,如此好汉,他日若是见到,定要好生结识一番。”方腊忙不迭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如此,我们也不必再担心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县里出来如此大事,定不安生,没准不会找人顶罪,你们回去就好好修炼圣火功,莫要再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李旺那里盯着点,莫要让他再挑起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谨遵哥哥教诲。”

    杨峥也安心躲在书房中练功,如此匆匆半月,眨眼而过。

    这一日杨峥正在习练圣火功,忽觉得丹田一阵鼓胀,一股热流在丹田四处乱窜,似有一团火焰欲要喷勃而出,让其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杨峥不敢有半分松懈,精神集中于丹田之上,尽力控制,终于在一番努力之后,将那火焰压缩凝实,在丹田中安分下来。

    对照脑中圣火功秘籍,杨峥知道这是自己圣火功第一层练成了。

    杨峥将真气运于双掌之上,试了试威力,只觉得自身拳掌威力提升不少,不觉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又将真气运于双脚,脚下穿云步展开,却觉在真气加持之下,腿脚更为轻灵,腾挪之间阻滞稍减,身法速度都有不小提升。

    杨峥有意试招,来到院中演武,只见杨峥身影一晃,突然消失不见,转瞬整个人如利剑自上而下射向院中训练力量用的石锁。

    腿锁接触的瞬间,砰的一声石锁炸裂开来,变成了一堆碎屑。

    杨峥看到那原本如水桶的石锁炸裂成一块块的石块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在没有真气加持之下,杨峥可做不到如此程度,最多只能让那石锁产生裂隙,却无法让其完全碎裂,更不说碎成一块块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真气与招式配合施为,能起到1+1>2的效果。

    所以是不是该弄个什么掌法?

    杨峥不由琢磨起来,既然已经证明内功是真实存在的,所以要不要乘着这时候去少林寺把九阳真经什么的弄来?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姑苏慕容家,去他们家弄点武功秘籍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拳打少林,脚踢慕容,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。

    当然杨峥也只是自己臆想一下罢了,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少林和姑苏慕容,还不一定,就更不说什么少林武功和慕容家家传绝学什么的了。毕竟他来到这方世界这么久了,也没听说这世界有什么武功之类的,如今能习得圣火功,还是托了系统的福。

    再说了有他老娘看着,他现在连家门都出不了,就更不说什么少林姑苏了,而且就算到了少林姑苏,也未必能让他如愿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这一天天读书练功中度过。

    天气日渐炎热,眼瞅着便要盛极而衰,眨眼间秋日便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杨氏再次将杨峥叫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峥儿,这几月你在家苦读也是辛苦了,秋试在即,你准备准备,过两日为娘为你收拾妥当,你便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临走前,也去你老师那拜辞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峥不由苦笑一声,说起他这位老师,也是个个性十足的人,若不是必要,杨峥还真不想去见自己这位老师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杨氏有命,杨峥自是不得不从。

    杨峥让福伯准备了些糕点,提着一路向村外一处竹林走去。

    这竹林位于村子南边,竹林枝繁叶茂,如此燥热的天气,一进竹林便觉阵阵清凉,酷热顿消。

    杨峥一路走到竹林深处,这里有一处竹子搭建的小院,小院门口一个楼牌,上书竹林居三个大字,从那锋锐的笔力可以看出题字之人那颗不安分的心。

    杨峥一路推门进去,在一处偏房中寻到了自己此次所要拜见的人,他的老师——竹林居士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杨峥将礼物放到桌上,向桌后坐着正在专心用刻刀雕刻一块印石的老者恭敬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老者仿若没有听到,依旧专心的雕刻着手中的印石。

    杨峥也不着急,依旧恭敬的束手站在一旁,静静的看着老者雕刻。

    直到大半个时辰过去,老者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刻刀,抬起头来看了杨峥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今日来有何事?我让你读的书你可读完了?”

    杨峥心中一苦,想起被老师那些藏书折磨的岁月,当真是苦不堪言,那一本本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,文字晦涩,每一字一句都要揣摩半天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,甚至揣摩半天都弄不明白什么意思的书,那都是杨峥的一场场梦魇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最关键的是,杨峥有看不懂的地方,去向老师请教的时候,老师却来一句悟者自悟。

    翻译过来就是:懂得自然懂。

    杨峥心中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面质问老师有些显得不尊敬,杨峥真想问一句:“老师,你是不是也不懂?”

    也许杨峥有胆子真的问出口,没准就真相了。

    当然尽管有许多的苦闷,但是这老者却是也教了杨峥不少,当得起杨峥尊一声老师。

    面对老师的问题,杨峥闪烁其词,岔开了话题,说道:“老师,如今秋日将至,徒儿不日便要进京赴考,特来向老师您辞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老者点了点头,应了一声,便再无言语。

    杨峥等了半晌,见老者毫无反应,心中有些无奈,只得再次开口,“老师,徒儿有一事相讯,老师可认识那县令王寰?”

    杨峥苦思良久也想不到王寰为何会对他那般态度,最后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便是应在他的老师身上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许多年后的福尔摩斯曾经说过:当你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,剩下的,不管多难以置信,那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者再次应了一声,便再无言语。

    老者的回答肯定了杨峥的猜测。只是杨峥心中无奈更甚,虽然早知老师脾性,但是每次都会被老师这惜字如金的做派,弄得满是郁闷。

    “那徒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老师不愿意说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,杨峥礼尽到了,自是不想再待在此处,不然只怕尴尬癌都要犯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就在杨峥就要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8 竹林居士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