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7 不依不饶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7 不依不饶 (第1/2页)

    杨峥昨晚也有所考量,到底要不要把这两门绝技传授给方腊、方貌二人。

    按照杨峥前世所看的武侠小说推断,这圣火功明显就是日后明教的传教功法,这要是传给了方腊,估计日后方腊很可能便会在明教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可是不传,杨峥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毕竟这是从方腊身上得到的。以他如今和方腊的羁绊之深,想要摘清自己几无可能。

    既如此,还不如索性直接传了,一来能再次收割一波二人好感,二来也能增强二人实力,日后就算真的闹起来,也能让他们多一份保命的机会不是。

    虽然杨峥不知道跟自己羁绊如此之深的方腊、方貌二人若是出事,系统会不会因为羁绊对他有所惩罚,但是杨峥却不敢轻易尝试,毕竟他已经从这羁绊中尝到了甜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羁绊,让他有点无可奈何,但是总不能便宜你占了,责任你不担吧。杨峥从来都不嗤以最坏的打算来揣测系统。毕竟这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人。

    同时,杨峥也琢磨了一下自己是怎么解锁终极羁绊的。

    这卡了近十年的羁绊为什么会突然触发了?这十年来杨峥可是没少尝试,各种方法都用了,跟方腊、方貌二人的好感度已经刷无可刷。

    如今就差找个桃花林,搓黄土斩鸡头,然后一个头磕在地上,称一声二弟、三弟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了。

    原本杨峥就打算试试找日子和方腊、方貌找个桃园磕个头,试试看能不能让羁绊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还没等他做,居然解锁了,杨峥仔细思索分析,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,也许是因为在奇石这件事情上救了方腊、方貌二人的命?所以好感值一下突破天际,解锁终极羁绊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过命的交情吧。

    等杨峥找到方腊、方貌兄弟二人,二人也正要找他。

    不等杨峥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方貌便先开口道:“哥哥,我看到李旺家养的几个泼皮,这几日总到你家田头转悠,哥哥还当小心。”

    杨峥家里的田地自有杨氏操持,乃是雇了人耕种,杨峥根本不管,只是此时听到方貌说起,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哥哥,要不我去让那李旺长长记性?”这是方腊,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杨峥琢磨了一下李旺的意图,难道这李旺还是冲着那奇石来的,但是奇石已经给了县令王寰,以刘鹏的势力不会不知道此事,所以李旺此番行动,多半是要报复此前之事了。

    而那李旺早都被杨峥三人打破了胆子,要说背后没有刘鹏的指示,借李旺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来找杨峥三人麻烦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那刘鹏到底想干什么?为什么要让李旺对自家田地打主意?

    这李旺为什么就不能消停一点?非要来作死呢?

    杨峥想的有些烦躁,甩了甩头,懒得再想,刘鹏我动不了,一个李旺我还怕了你了?

    要不就按方腊说的,甭管别的,先去教李旺做人再说。

    真是跟方腊混久了,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粗暴了?这样不好,杨峥摇了摇头,压下心中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这事一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们来,乃是要传授你们二人一门功法,此功法乃是我近日在家中藏书中翻出来的,我试着练了一下,觉得颇为不错,想着咱们兄弟三人,有福同享,自是不能把你们拉下。”

    二人自是不疑有他,不会对杨峥功法来历有什么怀疑。

    杨峥刚讲了两句,方腊就激动说道:“哥哥,这...这...莫非是传说中的内功?”

    杨峥点了点头,“嗯,怎么,你知道?”

    方腊摇了摇头,紧接着又点点头,“哥哥,如此珍贵的功法,你当真要传给我们?”

    杨峥翻了个白眼,“我教你们习文练武,我会什么自是教你们什么,能学多少看你们本事,但是你们何时看我藏过私?”

    杨峥绝不会承认自己之所以毫不藏私,是为了刷好感提升羁绊。

    当然法不轻传,杨峥自是要叮嘱一番二人不可外传之类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们且听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杨峥便教导起二人圣火功的入门功法,引导二人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一炷香过去,方腊当先从修炼中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哥哥传授神功。”方腊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,“哥哥,日后但有所命,十三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么快就有气感了?”

    方腊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不瞒哥哥,这功法我觉得与我颇为契合,我只是按照哥哥所说,便很快感受到有真气在经脉中流转,莫非我便是哥哥所说的练武奇才?”

    我还天赋异禀呢,少爷我昨天费了半天功夫才练出气感,你可倒好,这才一炷香时间,着实有些逆天啊。

    杨峥不由感慨,看来这《圣火功》不愧是方腊的独门绝技,只是这么一会功夫便已经能够生出气感来,比自己这个有系统作弊的挂杯都是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以后,方貌也醒转过来,同样一脸激动的向杨峥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杨峥自是推辞一番,不过从时间上可以看出,方貌在圣火功的修炼资质上有所差距。

    不知道如果传授二人穿云步的话,会不会这个结果反过来?只是穿云步杨峥自己还没开始练,自是也没法传授二人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李旺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在叮嘱二人接下来自行修炼之后,杨峥终于想起来李旺之事,一时起意,既然有人要作死,那不成全他,是不是对不起他这番作?

    方腊、方貌自无不可,自是以杨峥马首是瞻,杨峥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没等三人到李旺家门口,有看见三人身影的李旺家丁便屁滚尿流的奔入李旺府中。

    等到杨峥三人出现在李府门口,李旺已经领着一众家丁在门口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杨峥,你……你来干什么?”李旺板着脸大声喝道,只是那声音中微微的颤抖,出卖了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李旺,你这是干什么?我听说你把闺女嫁到了县里,也不说给我发给喜帖,你看我一听说此时,便念着你我同村之谊,这特地跑来跟你道声贺,讨杯喜酒喝,你怎么还摆出这般阵仗?”

    杨峥看着色厉内荏的李旺,以及那些双腿都有些打颤的家丁,笑着说道,然后冲方貌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方貌立刻会意的从身上摸出三块平平无奇的石头来,递到李旺面前,“喏,这是我们兄弟送你的贺礼,你不是喜欢奇石吗?我们兄弟特意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7 不依不饶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