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6 终极羁绊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6 终极羁绊 (第1/2页)

    作为一个穿越者,居然无法逃脱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的命运,这到哪说理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从杨峥三岁开始,杨氏就开始了对杨峥的拔苗助长。三岁习文,四岁练武,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没有一天拉下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杨峥是个穿越者,要是换个土著,这般练法,只怕早都废了。

    有时杨峥甚至怀疑自己那短命的老爹,该不会就是因为,同样自小经历这么一出,脆弱的身心饱受摧残,终于在二十多岁的年纪便扛不住,早早去见了杨家先祖。

    直到近两年,杨峥成了年,杨氏才放松了些许对杨峥的管束。

    从小杨峥耳中听到的便是那后世耳熟能详的杨门忠烈的故事,杨老令公,七郎八妹那都是杨家先祖。

    只是一百多年过去,杨家早已破落,开封城中早已没有人还记得这里曾经有一座天波府。

    到了杨峥这一代,更是只剩下七贤村这几亩良田而已。

    每当老娘跟杨峥诉说杨门辉煌的时候,到最后便总会补上一句:

    “峥儿,你是杨家的希望,你定要再现杨家当年的辉煌!”

    一句话:白手起家,做大做强,再创辉煌!

    对于自己杨家后人这个身份,起先杨峥还有些小窃喜,觉得这是穿越者的福利,自己作为主角的优势,可是如今,认清现实的他只感到了深深的负担。

    好处半点没有,担子倒是一堆。

    现在是个什么时代,北宋政和五年,尽管杨峥分不清现在具体是公元多少年,但是杨峥至少还是知道,如今当皇帝的是宋徽宗赵佶。

    哦对,现在还不能叫宋徽宗,那是庙号。再加上这两年越发繁复的苛捐杂税以及花石纲的兴起等,种种迹象表明,宋徽宗在亡国的路上越走越远,想来距离靖康之耻也没有几年了吧。

    杨峥常常懊恼自己前世没有好好了解这段时间的历史,不然不会像如今一样,对当今时政没有个预知,这大大增加了他完成复兴杨家的难度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杨峥就只想哀嚎一句,悔不当初啊。

    少小不努力,穿越徒伤悲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杨峥的悲伤逆流成河,也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,后悔二字。

    没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,杨峥不得不逼自己一把,咬着牙扛过了老娘的拔苗助长。

    如今杨峥要说文可出口成章,武可上阵杀敌有些夸张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说一,这么多年的努力也并非白费。

    文上,杨峥已经通过了乡贡,就等今年省试开考,看看能不能去混个进士的出身,谋个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武上,杨峥就要得意的多,有赖于羁绊系统,他得到了方十三的力量加成,方十四的敏捷加成。一手杨家枪法已经炉火纯青,青出于蓝,便是杨老令公在世,怕不是也要赞一句“不愧是我孙子。”

    呃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家业上,虽然早死的老爹没能给他留下太多家产,但也算过的去,作为穿越者,利用这一点点的启动资金,在这个时代,还是能做些事情的。

    在假借杨氏之手的经营下,杨家手中掌握着大大小小数十家商铺,分布在两浙路的各个州县。不然杨峥哪有那么多的闲钱能够用来扶危济困,创下“雪中炭”、“及时雨”的诨号。

    对此,杨氏自是支持,杨氏一看就是大户出身,自是知道名声的重要,所以在杨峥帮扶危难这件事是鼎力支持。

    老娘的种种做派和见识,都显示出老娘出身不俗,虽然杨峥一直追问自家母亲的身份,但是杨氏一直讳莫如深。在杨峥的认知里,从未见自家老娘联系过任何一个娘家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,杨氏长得极美,绝非普通平民家庭可以生养,这话的意思并非是说普通家庭生不出这么美的人儿,但是在这个年代,普通家庭觉得保不住这么美的人儿,这样的美人,身在普通家庭,那不啻于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而杨氏一个生的貌美,带着幼子的寡妇,能到现在都活的好好的,独立支撑起杨家,这件事本身就绝不普通。不过既然老娘不愿意说,他也不好多问,只能将事情记下。

    而杨峥,在外型上更是继承了老娘杨氏的优秀基因,常年练武修成的修长身材,配上一副刚毅的脸蛋,姣好的面容,剑眉星目,英武挺拔之中,不失丰神俊朗。

    这幅比前世要帅的多的面庞,在杨峥看来这是老天对他最大的恩赐,毕竟颜值就是正义,能靠脸吃饭,谁还靠才华?

    总比某个脸上有一块青色胎记的杨家后人要强的多不是?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毕竟杨峥目前地图只开到了睦州这么大点地方,相对于大宋26路,14个府,240个州县来说,杨峥不过才开了芝麻大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杨峥正在书房抱着一本《易》在刻苦钻研。

    就听门口传来一声急吼吼的大嗓门:“哥哥,哥哥!”

    “十三,少爷在读书,你莫要再找少爷厮混,带坏了少爷,快些走。”福伯严厉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福伯,让他们进来吧。”早都读书读的不耐烦的杨峥听到声音,连忙让福伯放人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快点说话,莫要打扰了少爷读书。”

    方十三和方十四自是不会跟福伯计较,绕过福伯冲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哥哥,十三在这里谢过哥哥救命之恩,日后哥哥但有所命,十三上刀山下火海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方十三一进门二话不说单膝跪地、纳头就拜,方十四也跟在后面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两人这一上来给杨峥整的有点懵,愣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方十三、方十四拜下的时候,杨峥脑中听到叮的一声,十年未有反应的系统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只是他来不及去查看,当先冲过去先将方十三、十四二人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,你我自幼相交,早已形同兄弟,你们的事不就是我的事?何分彼此?”杨峥有些嗔怪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峥拉着二人又是总结了一下此番的经验和问题。

    方十三突然说道:“是,哥哥说的对,经此一事,我也算是明白了哥哥的良苦用心,所以今日起,我想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和十四也快到立冠之年,我们想有个正式的名字,日后也好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事……”杨峥以为兄弟二人是想让他给他们起个名字。

    正在琢磨要给二人起个什么名字的时候,却听到方十三又开了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6 终极羁绊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