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2 扬了他吧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2 扬了他吧 (第2/2页)



    “林叔,说笑了。”杨峥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但见从远处县衙中走出来几道身影,穿着的正是衙差公服,当先一人膀大腰圆,满脸横肉,迈着八字步,大摇大摆走在路中间。其他人则有样学样,落后其半个身位,拱卫其左右。

    “那个就是县尉刘鹏。”林老儿俯身在杨峥耳边说道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后硕人坏话的原因,那刘鹏带着众衙差直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,林老儿瞬间脸色一白,整个人迅速的缩回了面摊后面。

    杨峥瞥了一眼,暂时不想生事,背过身去,端起碗埋头吃面。

    可是墨菲定理告诉我们,有些事情,你越是不希望它发生,它往往越会发生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的逐渐靠近,杨峥听到有人低语了几句,紧接着便听背后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:“林老头,你这个月的税还没交,赶紧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官爷,小老儿……前天刚交过。”林老儿有些畏缩的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那衙差显然没料到林老头敢还嘴,愣了片刻,“前天交的是地皮税,今天交的是人头税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交,你就交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一个衙差不耐烦的踹了一脚面摊前的凳子,把林老头吓得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面对明显的强行刁难,林老儿敢怒不敢言,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,一层层的打开,数出几枚铜板,就要递给那衙差。

    却不想那衙差前跨一步,绕过面摊,直接上手,将林老儿手中的布包一把抢过,在手上颠了颠,转身就走,“就这么点?还不够兄弟们打二两酒的,林老头,今天算你交了一半,明天记得把另一半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官爷,官爷,”林老儿被抢走了钱袋,顿时急了,冲上前拽住那抢钱的衙差,“您行行好,您行行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那衙差恼怒的瞪了林老儿一眼,“怎么,你要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一句造反吓得林老儿连忙撒开了手,连连摆手,“没有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滚一边去?哼!”说罢一脚将林老儿踹倒,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,向已经走远的刘县尉一行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,”杨峥走过去将摔在地上的林老儿扶了起来,帮林老儿拍了拍身上的灰,又给林老儿塞过去几只钱引,“林叔,我今天还有事,不想多生事端,所以刚刚……,这是我的面钱,你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使得,这怎么使得,杨少爷您帮了小老儿这么多,哪里还能再收您的钱,刚刚那般小老儿已经习惯了,杨少爷莫要往心里去,别因为小老儿这点事耽误了您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林老儿从被抢走家当的悲愤中清醒过来,手里推辞着杨峥塞过来的钱,“而且,这也太多了,小老儿一碗面不值几个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林叔您拿着,多的就当我下次的面钱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,好嘞,那杨少爷您下次来小老儿给您好好做一碗。”林老儿连连打拱作揖向杨峥致谢。

    杨峥摆了摆手,离开了面摊。

    杨峥原本还想着有没有可能跟这个县尉刘鹏和解一二,索性将奇石给了他,但是见了此番作为,杨峥已经断了这个念想。

    似刘鹏这样的人,必是贪得无厌,得陇望蜀之徒,对付这样的人,妥协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只会招来更大的祸端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自身安危,要不要索性将他扬了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?

    善哉善哉,我怎会有如此暴力的想法?

    这和方十三动不动就要做了谁谁谁有何区别?一定是被那两憨货传染的。

    这样不好,咱可是大宋遵纪守法的好公民。

    杨峥甩了甩头将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甩掉。

    “我当真是个好人啊。”杨峥不由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杨峥脑中思索着应对之法,脚下漫无目的的走着,不知过了多久,杨峥踩突然缓过神来,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小院前,看着这处小院,杨峥计上心来,脸上不由浮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嫂嫂,兄长在家吗?”片刻后,杨峥转了一圈再次出现在小院之前,对着院中一个正在喂鸡的妇人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妇人转过身来,看到杨峥,面上顿时露出喜色,“小峥啊,你怎么来了?你王哥还在衙里呢,应该一会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,我这两日茶不思饭不香的,满脑子就是嫂子你烧的鱼,这不今个特意钓了几条大肥鱼,想来嫂子你也不忍心让弟弟忍饥挨饿的。”

    杨峥提了提手中几条还在活蹦乱跳的桂鱼,一脸讨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你小子嘴馋,好好,快,先进来坐,我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妇人又是开心又是嗔怪说了一句,接过杨峥手上的几条鱼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嫂嫂了。”

    杨峥也不客气,在一旁一边跟妇人闲聊着,一边等待,盏茶功夫过去,几道小菜已经炒就,这个家的男主人也终于出现在了小院外。

    “兄长。”杨峥赶忙迎上去恭敬的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那人显然在思索什么事情,皱着眉头,脚下机械的迈着步子,听到声音才醒过神来,待看清是杨峥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:“小峥啊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想兄长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小子会说话,走,先吃饭,有事吃饱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饭后,杨峥被拉到了书房说话,说是书房不过是隔壁的一间单独屋子,屋里摆了张书桌,桌上摆着两本已经发黄的书卷。

    杨峥的口中的这位兄长名叫王衡,乃是这清溪县的主薄,辅佐县令掌管县中的文书档案。

    只是自元丰改制后,一县三辅的架构被精简,因为跟县令沾亲带故,颇得县令信任,县令索性一股脑的将原本县丞的活计都丢给了主薄王衡,因此,在这县中,王衡掌管着县内教育、司法、文书等一切文事,算是掌控着这清溪县的部分实权。

    杨峥一向扶危帮困、乐善好施,所做的不少事也算是从侧面帮了王衡的忙,王衡在这县中多年,这一来二去的,自是跟杨峥有了些交情。再加上杨峥这人会做人,逢年过节也不忘往王衡这里虚寒送暖,这关系自然也是越交越深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这次来可是有什么事?”不等杨峥开口,王衡便当先发了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