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政和风云 1 哥哥救我

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 哥哥救我 (第2/2页)

三,脑袋里冒出巨大的惊叹号。

    十三见少年不说话,以为自己说中了少年心事,便接着补充道:“哥哥,这狗朝廷横征暴敛,倒行逆施,四处巧立名目盘剥百姓,还搞什么生辰纲,弄得民不聊生,哥哥你文韬武略,准备了这么多年,不就是等着今天吗?”

    щ(゚Д゚щ)

    少年这下彻底被十三吓到了,说话都不利索了起来,“我……我……什么就等今天了?我……我准备什么了我?我不是,我没有,你别瞎说啊!”

    少年直接就一套否认三连打出,失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哥哥你这些年教我和十四又是习文,又是练武,给我们讲古论今,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想你们两个将来能够出人头地,不用一辈子窝在这里种地。”少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哥哥你家每年产的粮食都不拿出去卖,而是囤起来,不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吗?广积粮,缓称王,哥哥,你给我讲过刘邦的故事,我懂。”

    你懂个屁啊!少年抓狂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这些年灾祸不断,我担心日后年景不好,多存点粮将来不至于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哥哥你四处帮扶穷困,结交朋友,广结善缘,营造名声,不是在为今天做准备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却一时有些说不出反驳的话来,因为这事倒确实是他有意为之,只是原因并非十三以为的那般,而是因为一个他不能说出来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就是,少年是一个穿越者,此世的名字叫做杨峥,自幼在七贤村中长大,今年虚岁十八,幼年丧父,由其母一手拉扯长大,幸运的是父亲虽然去的早,却也留下了些许薄产,除了一套两进两出的宅子,还有十来亩的良田。虽然不算大富大贵,但是也能让他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而作为穿越者的福利,他拥有一个系统,这系统名叫羁绊系统,顾名思义,他需要与人开启羁绊。

    杨峥十岁那年,方十三和方十四的寡母因病故去,当时还不足十岁的方氏兄弟二人,顿时失了依靠。

    杨峥见二人可怜,从家中拿出钱粮接济二人,竟然神奇的开启了羁绊系统,与方氏兄弟二人成功建立了羁绊。

    因为羁绊的开启,杨峥对方氏兄弟二人自是更加上心,当然方氏兄弟率真的性格也与杨峥意气相投,杨峥与二人真心相交。

    因得了杨峥接济方才活下来的兄弟二人对杨峥也是满怀感激,便尊杨峥为兄,处处以杨峥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随着与方氏兄弟二人的相处,羁绊也进一步加深,而从中杨峥也发现了羁绊所带来的好处,那就是他能与建立羁绊之人相互增益,羁绊越深,增益越大。

    比如方十三天生神力,有一把子好力气,与方十三建立羁绊后,杨峥发现自己的气力也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方十四身形轻快,腿脚灵便,让杨峥也跟着身手矫健了几分。

    因此为了最大化羁绊的效果,杨峥带着二人识文断字,练功习武,如今八年过去,别的不说,光从方十三能够一拳砸死衙差,便可看出其实力不俗。

    而得了好处,开启了新世界的杨峥,自是想要更进一步的发挥羁绊系统的作用,建立更多的羁绊,就如同那些玩单机游戏的玩家一样,试图将地图范围内的每个NPC都刷一遍好感,以期能刷刷出任务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不是游戏,但是道理是相通的,所以杨峥便想着广结善缘,希望能够与人建立系统认可的羁绊。

    然而这毕竟不是一个游戏,而是真真实实的现实世界,他不可能逢人便上去搭话,追着每个人去跟人聊天,那样只怕他早都被人当做傻子了。

    有了方氏兄弟的例子,自那以后,杨峥遇到谁家有困难,就主动出手帮助,不遗余力的努力帮扶接济他人,广交朋友,广结善缘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杨峥乐善好施,广结善缘的名声便传开了,在这清溪县里算是混了个“雪中炭”的诨号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系统似乎有些不太靠谱,自从方氏兄弟之后就再没有了反应,十年过去,任杨峥使出浑身解数,也没有半点反馈。所以直到今天,杨峥也没明白这个系统羁绊到底是如何建立的。

    但是天地良心可鉴,杨峥做这一切的目的不过只是为了开发系统,为了给自身增加点自保之力,可从未想要要谋反什么的。

    如今这世道,没点本事可没法悠闲的过日子不是?

    这该死的方十三,到底脑袋里再琢磨些什么?竟然把自己的良苦用心当做是意图不轨?

    当真是其心可诛、虾仁猪心。

    “还有哥哥你还……”方十三的声音打断了杨峥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杨峥怒喝一声,不让方十三继续说下去,“方十三,你整天都在琢磨什么?我活的好好的,每日里悠闲自在,衣食无忧的,我为什么要反?更何况,就凭我们三个,又与送死何异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哥哥你胸怀……天……”方十三见杨峥面色不善的瞪着他,连忙改口,低头应喏,“是,哥哥教训的是,十三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此事以后莫要再提,没的让人听了去,徒增杀身之祸。”杨峥满是警告的看了方十三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,哥哥教训的对。”方十三赶忙低头从心,“只是今天这事要如何处理?要不就到山里挖个坑把尸体埋了,我们就当无事发生?”

    杨峥摆了摆手,“尸体肯定要处理,只是全当无事发生,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。就算你杀人的时候没人看到,但是这衙差不是旁人,不是县里的泼皮,这是李才,李旺李员外家的独子,县尉的小舅子,平白失踪,就算今天没人察觉,明日也定会有人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我现在就去做了那李旺。”方十三转身就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回来,”杨峥低喝一声,喊住方十三,“做掉李旺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连夜去县里,连那县尉一起做掉。”

    杨峥捂脸,不想再跟方十三多说半句,怎么摊上这么一个憨货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总得解决,杨峥平缓了一下飙升的血压。

    “不要总想着用暴力解决问题,如果暴力真能解决问题,还会有现在的问题吗?以暴易暴,我们又与李才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哥哥所说的屠龙的少年终将成为恶龙的意思了吧。”方十四略带思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睿智。”方十三补充道。

    彡(-_-;)彡

    不是,你们的关注点……

    杨峥扯了扯嘴角,虽然话是没错,但是这会讨论杀人大事呢,你两这都在琢磨什么?

    是你们杀了人喂,能不能有点杀人之后的紧张感?能不能有点杀人之后慌乱无措?能不能有点杀人之后的心惊胆战?

    能长点心吗?

    究竟是这世道变了,杀人不过洒洒水,还是你们兄弟二人膨胀了,心太大?

    杨峥差点就想丢下这兄弟俩不管,任其自生自灭得了,只是想想这两人跟自己还有系统的羁绊,若当真出个什么三长两短,这系统不知会不会给自己什么惩罚?

    虽然从未试过,但杨峥却半点不想尝试,一旦有个万一……

    啊呸,杨少爷是这么重利轻义的人吗?

    相处这么多年,多少有些感情,杨少爷这都是为了兄弟!

    杨峥只得耐着性子思考,沉吟半晌,一手揉着太阳穴自顾自的说道,“与其被动挨打,不如主动出击。”

    “对,哥哥,灭了他们!”

    杨峥一脸黑线,这都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杨峥板起脸,瞪着二人,把二人瞪得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“好了,十三,一会你和十四先去把尸体处理了,记得把衣物扒了,定要烧个干净,莫要留下什么把柄,明日若是县里再有衙差来,你就先装作不知,若是他们要拿人,你就且先委屈一下,莫要再起争执,我这就先去县里摸摸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方十三看了眼天色,“这时候去县里是不是有点晚?”

    如今已日头高照,此去县里也要一两个时辰,等赶到地方,估计也得日落时分了。

    “宜早不宜迟。”杨峥摆了摆手,“我先回去准备些东西,十四你完事了,就连夜赶到县里来寻我,我会给你留下记号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刚走出没几步,杨峥又转回来,“对了,奇石给我,这些身外之物,莫要贪恋,没有实力保护的财富就是原罪。”

    方十三没有丝毫犹豫,从怀中取出奇石交给了杨峥。

    方十三显然有话想说,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十三绝非什么贪恋财物之人,只是这奇石仿若雏鸟破壳,澄澈明黄,我以为这便是哥哥所教《山海经》中凤凰之子金翅大鹏,虽其只是初生,但早晚有一天会大展宏图,便是这般寓意,我觉得便跟哥哥你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原是想等哥哥生辰,献与哥哥为贺。哥哥你文韬武略,胸有大志,虽只是蜗居山村,但便如那金翅大鹏一般,迟早都是要一飞冲天的,所以我……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方十三把一个小鸡破壳说成什么金翅大鹏有些夸张,但是这话听在杨峥耳中却是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了,”杨峥拍了拍方十三的肩膀,看着方十三真诚的双眼,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是为兄错怪你了,行了,你的心意为兄收到了,你且放心,你叫我一声哥哥,做哥哥的定然不会让你吃亏,一切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杨峥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