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1.忽然狂风(7)

  331.忽然狂风(7)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秋季有马拉松,从今天开始,以后每周三节体育课,前两节全部练习长跑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哀嚎一片。

    体育老师使劲吹了一声哨子,随后大吼道:“绕操场计时十五分钟跑,立刻准备!”

    “别的学校都是第三学期马拉松大赛,为什么我们学校是第二学期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现在天气还这么热,跑十五分钟绝对会晕倒!”

    “如果知道今天要长跑,我一定提前请假!”

    “哪怕提前一节课知道,我逃课去医务室,反正马拉松就算走完也关系!”

    在抱怨声中,体育老师又吹了一声哨子,大家总算站上跑道。

    “全体男生!注意!”体育老师站在起跑线,举起一只手。

    渡边彻随便占了一个位置,和国井修、斋藤惠介、眼睛班长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次文化祭,人类观察部要表演话剧?”眼睛班长问。

    “嗯,话剧。”渡边彻回答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男生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跑慢一点!”斋藤惠介连忙说,“两千米,匀速才是王道!谁也不准跑快,跟着大部队!”

    四人慢悠悠跑在大部队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“有吻戏吗?”国井修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加进去啊!”国井修着急地说,“反正你和九条同学、清野同学是那种关系,而且只要宣传的时候说到有吻戏,全校,不,其他学校的人都会跑来看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话剧不追求那些。”

    说完,渡边彻扭头问斋藤惠介:“你的游戏做好了?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斋藤惠介微微喘气说,“对了,千千子给我原画的时候,说美术部部长晚上做梦梦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梦到我?梦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说是梦到被你压着改图,你让她画化学实验用具,画完之后又说和你要做的化学实验对不上,气得美术部部部长在梦里和你据理力争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摧残别人了?”国井修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叫摧残?那是锻炼她的抗压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慢点!慢点!别快了!”斋藤惠介连忙喊。

    四人慢慢落到男生人群最后面,跑得快的女生,已经在他们身后十米远的位置。

    渡边彻回头看了一眼,看见九条美姬跑在最前面,便放慢速度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身边的女生自觉让开位置,偷笑着打量两人。

    “好巧啊。”九条美姬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不巧,我在等你。”渡边彻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边!”体育老师尖锐的哨子声,“渡边彻!给我跑起来!还有那边几个男生!谁被女生超过,给我绕着学校跑三圈!”

    “老师,女生被男生超过呢?”渡边彻扭头对体育老师大喊。

    女子团队最后面的清野凛,惹人喜欢的脸上,那双清澈动人的双眸,直勾勾地射向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绕操场跑两圈!”

    “啊!渡边君好讨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问啊!”

    女生们发出哀嚎。

    几名田径部的女生,迈开健硕的双腿,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男生也提高速度。

    国井修、斋藤惠介、眼睛班长,也不再说什么匀速,纷纷提速,国井修更是一下子冲到了第一梯队。

    “你猜清野要不要罚跑?”渡边彻语气里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肯定。”九条美姬笑道。

    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渡边彻完全赞成。

    “渡边彻!”体育老师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上完体育课,清野凛伏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真可怜。”九条美姬手托着精致迷人的小脸,笑吟吟地欣赏她惨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清野凛保持姿势不懂,眼神看向她,小到恰到好处的嘴唇无力地说:

    “男人有时就是孩子,和年龄地位无关。他们经常冒出幼稚的想法,并且乐此不疲,甚至痴迷不悟——欺负喜欢的人,就是其中表现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做败犬久了,自我安慰的能力变得好强!”九条美姬一脸钦佩,鼓着掌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差。”清野凛没什么兴致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地交锋过后,被清野凛命令去买饮料的渡边彻,捧着一大堆饮料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清野同学,我想看你怎么把这些全部喝完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清野凛抽走一瓶柠檬汁,喝了一口之后,手指指着班级前方:“剩下的,分给班级里的女生。”

    稍作停顿,她补充一句:“九条同学除外。”

    上课、社团活动,被班级和社团的文化祭节目追着跑,他们反反复复、优哉游哉地度过这些平凡的时间。

    ◇

    距离文化祭的倒数第二个周六,渡边彻和清野凛出门采购器材。

    约好十点,渡边彻九点四十抵达「板桥站」。

    在出站口的报亭前等了五分钟,清野凛从检票口走出来。

    天气依然炎热,她穿了一件条纹衬衫,下身是束腰的绿色半身裙。

    衬衫下摆塞进裙子里,她腰肢有多纤细,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出站口人不算少,但一声简介打扮的清野凛,看起来简直像刚从某个高端时装展走出来的模特。

    出了站口,她只是简单地看了一圈,便走向报亭前同样惹人瞩目的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久等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刚来。”渡边彻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条同学没来?”清野凛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嫌弃板桥区太偏远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板桥站说板桥区偏远。”说教一句后,她浅笑着说,“不过我也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一丘之貉,快跑吧,要被打了。”渡边彻朝身边的斑马线走去。

    清野凛同样迈开脚步:“一丘之貉是贬义词,我建议你换一个词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货色?狐群狗党?沆瀣一气?”

    “沆瀣一气原本没有褒义和贬义,你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啊啦,”清野凛手抵下巴,好看地笑着说,“你不是一直以自己对汉文化了解而自得吗?居然没有我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钉嘴铁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!出自兰陵笑笑生《金瓶梅词话》第三十回,没错吧?”渡边彻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《金瓶梅》好看吗?”清野凛好像闲聊似的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板桥真的和乡下一样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两人正经过电车铁轨。

    夏季的铁轨,中间和两侧青草乱生,有一种荒野感。

    对面突然有人赶着一群绵羊走过来,绵羊一边

  331.忽然狂风(7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